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5日 12.1°C-15.0°C
澳元 : 人民币=4.6
墨尔本

纽时:白人权力极端分子背后的“大取代”理论(图)

1个月前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我们的声音要被听到!”澳洲史上最大规模华人大选民调,即刻参与 >>

上周末在布法罗的一家超市发生了针对黑人顾客和工作人员的枪击案,然而尚不明确该事件是否与“大取代”理论相关。“大取代”通常被认为是旨在保护白人社会的一种反移民理论。超市里的那些人——涉嫌这场杀戮的那个人,来自一个离这里一百多公里的地方——只是在过着日常的生活(买菜、买生日蛋糕、带孩子去吃冰淇淋)。

merlin_126130622_7489193f-bad5-49c5-b586-937e570128ae-master1050.jpg,0

但是,对目标的选择以及造成10人丧生的残暴行为,都可以在该理论的历史中找到解释。在美国这一背景下,这一理论瞄准了许多未来目标,其中包括民主本身。

“大取代”是旧观点重燃的最新一例。这个旧观点认为精英试图通过用非白人群体压倒白人种族,并通过杂交使他们变得稀少,从而摧毁这一种族,直至其灭绝。这个观点的核心不是某个单一威胁,例如移民或有色人种,而是这个概念声称要保护的白人种族。阅读由种族动机驱动的袭击者的文字时,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谨慎且不要轻易被骗,但我们应该注意到一个重要特征:他们对保护白人出生率的痴迷。

几十年来,白人权力活动人士一直担心他们作为多数群体的地位。他们看到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并谈论有一天他们的社区、城镇或美国将不再是白人占多数。即使人口变化放缓,这种担忧也并未减弱。

这种信念将社会问题转化为直接威胁:移民是一个问题,因为移民人口将超过白人人口。堕胎是个问题,因为白人婴儿会被流产。LGBTQ权利和女权主义将使女性远离家庭并降低白人出生率。融合、通婚甚至是与白人社区相距甚远的黑人的存在——这一因素在布法罗袭击中显然得到了密切关注——均被视为通过种族混合的威胁而产生的对白人出生率的威胁。

布法罗超市枪击案遇难者纪念仪式。布法罗超市枪击案遇难者纪念仪式。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在美国,很明显,这不仅仅是移民问题。当枪手写到“取代者”时,可能简单地指任何有色人种,无论他们是否有美国根基。取代理论的重点是用暴力守卫白人的纯度。

我们经常将取代理论视为一种专注于反移民的意识形态,是因为两部关键著作——雷诺·加缪的《大取代》(The Great Replacement)和让·拉斯佩耶的《圣徒营》(The Camp of the Saints)。在过去十年中,两者都在白人权力和激进右翼圈子中流行起来。1973年的《圣徒营》本质上是2011年以法语出版的《大取代》的反乌托邦虚构前传,该书认为欧洲白人正在被他们国家里的非白人移民取代。后来为特朗普政府规划了极端残酷的移民政策的斯蒂芬·米勒推荐过《圣徒营》,这表明共和党中的一些人知道取代理论,甚至可能接受这一理论。两本书都以围绕着对非白人——包括伊斯兰——移民进入欧洲的恐惧为中心,这些移民是文化崩溃和白人灭绝的主要威胁。

白人权力极端主义揭示了这种意识形态的核心不是它所攻击的受害者,而是它试图保护的东西——以及将这种意识形态转化为种族暴力的机制。它想象这是精英的阴谋,这些精英通常被想象为犹太“全球主义者”,他们正在蓄意消灭白人和白人文化。这就是为什么白人民族主义经常恶毒地反犹太,也是为什么对媒体、教育、科学和其他专业仲裁者的深度不信任是其最基础的需求。

取代理论在美国国内有比雷诺·加缪和让·拉斯佩耶更早的前身。亨利·福特以及其他美国人都宣传过《锡安长老议定书》(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从该书在20世纪初的最初出版开始就通过一种完全虚构的描述——强大的犹太人阴谋论控制着世界事件——影响了种族主义理论和信仰。

对政体及其对国家种族构成的威胁的忧虑激发了优生运动、反移民活动家和包括西奥多·罗斯福在内的其他进步主义人士。这些想法与环保主义交织在一起的,不仅有最近的生态法西斯主义者,还有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环保主义者,他们担心人口增长的负担,并在思考如何为白人保护自然。

当新纳粹分子、三K党人、民间武装和光头党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走到一起时,他们担心“犹太复国主义占领政府”或“新世界秩序”。他们还澄清说,他们的国家不是美国,而是一个由白人组成的跨国政治团体,必须抵御这些阴谋中的敌人和种族威胁——通过暴力和种族战争。与查尔斯顿、克赖斯特彻奇、奥斯陆、埃尔帕索、匹兹堡和布法罗袭击有关的那些人的文字里仍然贯穿着这种思潮。

正如取代理论追随者数十年的恐怖主义向我们展示的那样,取代理论势必连带着暴力。取代理论的主流化——无论是通过塔克·卡尔森的节目还是埃莉斯·斯蒂芬尼克的竞选广告——都将继续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白人权力活动人士的长远目标不仅仅是恐吓和威慑非白人:正如《圣徒营》所示,如果这些激进分子不拿起武器,他们担心要面临末世般的灭绝。与此类似的美国作品《特纳日记》(The Turner Diaries)想象了通过种族战争和种族灭绝建立一个白人主导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人们不是第一时间就去谴责这种观点呢?

在大规模枪击事件之后,思念和祈祷永远都不够,但即使这些内容似乎也比平时更稀少。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温迪·罗杰斯是参与袭击国会大厦的极右翼法外守誓者民兵组织成员,他在网上表示,枪击事件是联邦特工进行的一次伪旗行动(意为栽赃嫁祸的行动——编注)。

显然,这种观点不再处于边缘。极端分子亲手实施了数十年的暴力告诉我们,这种观点将导致进一步的暴力;这种观点的主流化意味着留给我们应对的时间已经不多。

“我们的声音要被听到!”澳洲史上最大规模华人大选民调,即刻参与 >>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Frada_Q 1个月前 回复
人间地狱啊
为什么来澳洲 1个月前 回复
怎么隔一段时间就出这个事情
Chun妹纸 1个月前 回复
太过分了
14最爱7号 1个月前 回复
白人到底是有多少优越感啊
kaki-H 1个月前 回复
取消禁枪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