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9日 6°C-10°C
澳元 : 人民币=5.03
墨尔本

维秘天使登台前

2017-10-09 来源: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过去15年里维秘后台所窥视到的秘密,我想用图像传递给更多人。”拉塞尔说。“后台有种只属于这里的能量,这也是令我着迷的地方。在这里,模特们成长、结婚、生子、建立自己的事业帝国。我看过她们一次次跌倒,在T台上跌倒,在生活里遇挫,但我也见证了她们一次次爬起来,再度光彩照人地向前走。”

文|李斐然

编辑|张薇

摄影|拉塞尔·詹姆斯(Russell James)

拉塞尔·詹姆斯(Russell James)知道很多时尚圈的秘密。那些每天出现在八卦杂志封面的超级名模,一见到他就会放声尖叫。她们总是只穿着内衣就冲过来拥抱他,就算披头散发,妆也没画完,照样毫无顾忌。在他面前,她们会将自己和盘托出,无话不谈,从小长大的故乡,最近的恋情烦恼。紧张焦虑时,她们会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寻找拉塞尔,抱着他大哭……

每年11月,拉塞尔都会站在后台等着这些模特们,手里拿着他的相机。这是维多利亚的秘密(以下简称维秘)内衣秀,他像回到自己家一样一直光着脚,顶多偶尔穿个拖鞋,在后台到处逛,热情地跟每个人打招呼。让人接受他,并拍摄下她们的真实模样,这就是他的工作。

拉塞尔是一名时尚摄影师,专门在维秘内衣秀后台拍照,见识了很多“闲人免入”领域的真实场景,“类似于美国白宫里的清洁工”。他已经在维秘后台拍摄超过15年了。美国CBS电视台还曾为他专门制作了一集节目,题目叫做“世界上最棒的工作”。

拉塞尔·詹姆斯(Russell James)在后台

美好工作开始于每年维秘内衣秀前三天,模特们试妆彩排,但第一个到现场的一定是拉塞尔。他要提前记下后台路线,筹划拍摄方案。彩排日早上6点闹钟一响,他就会跟助手一起,敲开模特们的门。还在倒时差的女孩们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开始化妆,后台工作就从这里开始。

迄今为止,已经有275名模特走上过维秘T台。但只有在他的相机里,真实的后台面貌才会出现:在维秘秀场后台,一共只有两面镜子,换好内衣的女孩们不得不耐着性子排成两队,挨个到仅有的全身镜前面检查造型。不过在这里,保持耐心是很不容易的。周遭全是一团乱,整个后台充斥着化妆水和定型啫喱的味道,造型师抱着更换的服装满场跑,模特们凑在一起玩手机,而她们背后的告示板上则赫然写着,“请不要发Twitter、Instagram和Facebook!”

快速更衣室附近更是一个需要多加小心的重灾区,因为赶时间上场的女孩一心想着快点跑回台上,常常忘记自己身后还背着“维秘天使翅膀”。在这里,磕磕撞撞是免不了的。维秘天使莉莉·奥尔德里奇说,天使翅膀看上去很美,可最轻的也有40磅重,背起来像个小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后台只有两件事,“要么被别人的翅膀撞到了脸,要么你的翅膀正在砸向另一个人的脸”。

作为维秘秀的摄影师,拉塞尔面对一个摄影难题——在挤满了人的后台,混乱永不停歇。他说,在后台的摄影师永远要绷着一口气,寻找他的机会。如果拍摄全景,那画面能乱得让读者看得昏过去。只要足够耐心就会发现,在难以尽述的混乱后台,总有某个美妙细节正在发生,它可能是掉在地板上的一根鞋带,混乱人群里朝你打招呼的一个鬼脸,抑或是女人看到新衣服那瞬间脸上的惊喜。这是一个直觉驱动的世界,那些充满后台力量的照片,都是摄影师的“机会主义瞬间”。千万小心,它们可能只存在几秒钟。

当然,后台也少不了惊喜和礼物。每次同台演出后,Lady Gaga都会守在后台门口,等每一个天使换好衣服,依次送给她们玫瑰花,还有自己带来的曲奇饼和马卡龙。

“过去15年里维秘后台所窥视到的秘密,我想用图像传递给更多人。”拉塞尔说。“后台有种只属于这里的能量,这也是令我着迷的地方。在这里,模特们成长、结婚、生子、建立自己的事业帝国。我看过她们一次次跌倒,在T台上跌倒,在生活里遇挫,但我也见证了她们一次次爬起来,再度光彩照人地向前走。”

拉塞尔一直渴望在后台拍摄的,是让女人也备受触动的照片。这是他拍下的维秘天使安娜·维亚利茨娜(Anne Vyalitsyna)。在拉塞尔看来,时尚秀是难得的“女人的节日”,在这里,身为女性是一种力量,她们庆祝作为女性的自豪。这种力量也可以透过照片,传递给正在看着它的人,而藏在照片里的信息就是——你也可以变成这样,变得漂亮,充满能量。

不止一个维秘天使说,拉塞尔用照片发现了她们的“秘密”。“后台的嘈杂是你难以想象的,但拉塞尔总会瞥见我们生命里那些意义非凡的私人瞬间。他有一张照片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站在后台边缘,背后飘着星条旗,正准备上场,不远处舞台上的乐队已经开始演奏。接下来整个世界都将看到我,但只有登台前的那个瞬间只属于我自己。没人知道那样的时刻究竟是什么样子,除了他。”莉莉·奥尔德里奇说。

镜头中的维秘天使杜晨·科洛斯(Doutzen Kroes)、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和亚历山大·安布罗休(Alessandra Ambrosio)。总有一群人在等待每年年末的到来,为了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这是全世界时尚圈的大事,每年看维秘秀的人数众多,有人统计,这个数字甚至是全年其他所有时尚秀观众数总和的10倍。每年到了维秘秀这天晚上,世界上最漂亮的40多个女人聚集在一起,穿着内衣走上秀台。在那里,她们的名字叫做维秘天使。不止一个“天使”说,从后台通往前台的通道是她们走过的最难走的路。后台混杂着各种复杂的情绪,骄傲、紧张、恐惧、期待。但从后台走出来的那一刻,女人变身了。在聚光灯下的T台,她们展现出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性感、完美的微笑。

2009年,刘雯第一次参加维秘内衣秀。“远远看到她,感觉她好像在人群里发光。当时我吃了一惊,我的老天,这是来自未来的精灵吗?”拉塞尔说。

在嘈杂的后台,拉塞尔用照片记下了他所看到的两个刘雯——一个是优雅的女人,她的眼睛里有女性的妩媚;另一个刘雯是个天真的孩子,她像是第一次到游乐园一样,眼睛里似乎在兴奋地嚷嚷,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后台见到拉塞尔,他穿着拖鞋放松地到处走,显然他也想从我们身上获得同样的的感觉。”刘雯说,“在这里,我学会了一件事,当你展现出自己的自信,上天就会选中你。”

看到拉塞尔的镜头,维秘天使杜晨·科洛斯(Doutzen Kroes)笑着摆造型。拉塞尔说,即便拍摄同一个对象,他也常常能在后台发现两个女人——一个温柔妩媚,另一个天真烂漫,像个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时尚T台是对她们的美丽的最高肯定,是一种殿堂。但同时,这里对她们也是一次新的探险,到处都是新鲜的奇遇,是长大后女人的游乐园。

男性大多喜欢漂亮女人的图片,特别是显示身材的全身照,但拉塞尔不会,“在后台,我拍摄的第一张图片都是特写,特别是眼睛、表情或者头发。”他说,“我想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她们一个信息,我关心的是人。我不是为了男人才来拍照的,我的照片属于女人。一张照片只有能让女人喜欢,让她们感受到美和力量,对我来说才是成功的作品。”

后台最大的秘密,是那些真实发生却无人承认的复杂情绪——初次登台颤抖到想吐的慌张,看到新衣服像孩子一样的兴奋,难以置信的梦幻感,还有甩也甩不掉的极度紧张。不过,没有人会坦白自己的真实感受,她们多多少少都在假装“我没事”的镇定。可拉塞尔说,他不止一次见到,女孩们换上牛仔裤后累得直接睡在后台地板上,那正是拼尽全力后的模样。“我想让你们也感受到这种力量,这就是后台的力量。”

米兰达·可儿在2006年洛杉矶维秘秀后台。这里既有极度兴奋,也有巅峰后的极度疲惫,唯一不变的是,它们都很美

在排队登场的后台,维秘天使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对着镜头做鬼脸。后台的魅力在于,一切都像已经失控,但只要你能读到这里正在发生的每个细节,你还是能掌控大局,抓住自己想要的瞬间。

这是一种推着人改变的能量。1996年,维秘举办第一次内衣秀。不久后,维秘总裁打电话给拉塞尔:你愿意帮我们拍摄后台的照片吗?

“我非常乐意。”拉塞尔记得自己强装着镇定这样回答,但他同时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按着电话按钮的手指一直在抖,脑子里飞快闪过各种念头,紧张、兴奋、惊讶、期待,还有一个强烈的担忧,“他知道我曾是一个生产垃圾桶的吗?”

这是拉塞尔的秘密。出生于澳大利亚的他天性自由,喜欢光脚到处跑。14岁从高中辍学,开始为了生存到处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厂流水线上生产垃圾桶,每一步都要严守规则——今天生产垃圾桶手柄,明天为垃圾桶的铁皮切块。生产的垃圾桶有一个严格的美学标准:它们要长得一模一样。

拉塞尔从那个工作里逃了出来,后面的工作听上去匪夷所思,牧羊犬训练师、卧底警察、平面广告模特。最后这份模特工作虽然只干了三四个月,却为他赚了一笔钱,他因此买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从此开始躲在镜头后面,拍摄真正的模特。

“直到今天,我还会常常做噩梦,梦到摄影界发现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个干力气活儿的工人,根本不配现在的工作,要把我赶回工厂生产垃圾桶。这种不安全感成为了我的动力,每当我想要从疲惫的摄影工作中休息一下,我就会猛然想起工厂,想起那条垃圾桶流水线。”

在秀场后台,拉塞尔发现,这份不安全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他问每个人同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属于这里吗?

“不,我没资格站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这样告诉他,然后指指旁边的人,“你看看她们,只有像她们那样的人才能出现在这里。可我根本做不到,我只是个冒牌货。”

巴西名模阿德里亚娜·利玛是维秘签约时间最长的模特之一,她参加维秘秀的次数要比其他人多得多。但几乎每年,拉塞尔都会在后台某个角落发现正在大哭的利玛,她崩溃了,每次都是这样。她不知所措地告诉拉塞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身体不听使唤,就像是灌了水泥一样,完全凝固,没法动弹。

在维秘秀历史上,巴西超模阿德里亚娜·利玛(Adriana Lima)是参加次数最多的模特,她还被评为“最有价值的维秘天使”。可就算是这个T台上最有经验的前辈,每次上台前还是会异常紧张。在后台,时尚有一副与闪光灯下完全不同的图景。这是性感诞生前的真实模样。漂亮的模特在素颜中等待化妆,精致的服装还没换上,乱七八糟地堆满一角,卷发造型也还得再等会儿完成。乍看上去这不够时尚,但不久之后,她就会在T台上变换出完全不同的样子。

这是一个被不安全感驱动的产业。每个人都在内心深处恐惧自己已经过时了,并为了避免被人看穿而拼尽全力。维秘内衣秀每年要到圣诞节前才举行,但是维秘天使们从春天就会开始节食,把运动量增大两倍,严格控制身材,以防自己落选。“我觉得这种感觉可能跟运动员准备奥运会差不多。”莉莉·奥尔德里奇说。

维秘天使伊莎贝莉·芳塔娜(Isabeli Fontana)举起杠铃。为了年底的维秘秀,维秘天使们早早就开始了各种准备,有的人甚至会在春天就开始节食、运动。对她们来说,你的价值只存在于下一次走秀。之前拍过的大片再好看,都已经过去。如果不继续逼着自己向前走,过时就不远了。这就是时尚世界的生存法则,可能残酷,但也正是它,支撑着无数姑娘们不断改变,挑战自己。

“这些年我跟许多时尚界人士合作过,设计师、编辑、模特、商人,这些人都拥有天才的能力,可每个人都秉持着这个产业的共同信条——只有其他人才是真的,我是个冒牌货。正是这种不安全感让我们每天早上从床上爬起来,告诉自己,我今天必须得做出点好东西才行,不然我就完了。”拉塞尔说。

在这种不安全感的推动下,时尚每时每刻都在被定义、再定义、重新定义、再颠覆定义。刚开始为“定义性感”的维秘拍照的时候,拉塞尔的工作内容是令人糊涂的。他要拍摄的“性感”有时候代表挑逗、诱惑,隔几个月它又变成了年轻、调皮,有些年头它意味着得去拍红色高跟鞋和黑边蕾丝,但一转眼它又成了白色球鞋和运动内衣……

拍了15年以后,拉塞尔开始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法则:时尚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那是因为真正的时尚并不意味着漂亮鞋子、连衣裙或是性感内衣,它不需要满足一个身高、体重、三围的数字标准。时尚的最终产品其实是“创造渴望”——一种你也想要的生活方式——而渴望可以以任何样子出现。

“这里就像是迪士尼的另一个版本,它们的目标都是要『创造渴望』。不同的是,迪士尼创造了米老鼠,维秘创造了天使。”拉塞尔说。“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设计好看的衣服,但你看到这件衣服时所感受到的美好力量,是别人没有办法复制的。”

“我觉得维秘秀对我最大的魅力在于,这里看得到一个女人的一切——她是谁,更重要的是,她能成为什么样子。”维秘天使约瑟芬·斯可瑞娃说,“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时间留在女人身上的那些瞬间,你所看到的不只是她们走上T台最前沿那一刻的亮相,还能看到她们为了这一刻一路走来付出的一切,全世界都能看到秀台上的她们,和她们努力塑造的女性姿态。”

维秘天使玛萨·亨特(Martha Hunt)、斯特拉·麦克斯韦(Stella Maxwell)、约瑟芬·斯可瑞娃(Josephine Skriver)和贾丝敏·图克斯(Jasmine Tookes),骄傲地面对镜头。只有在后台最隐秘的角落,时尚大片里总是自信、完美的维秘天使们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走秀的时候,我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哦天哪,全世界都看到了我,他们都看到了我的鸡皮疙瘩!”“难以置信,我居然站在了这么多人面前,只穿着内衣!”“我的大腿里面现在灌满了水泥,一定是这样,所以我才无法动弹……”这些心里话,只在后台最深处听得到。

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30个模特在长城上搭建的T台走秀,而拉塞尔是现场评委之一。开场前5分钟,大雨瓢泼而至,现场制片人慌了,但是拉塞尔却很高兴。“这真是天赐的魔幻时刻。雨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钻石一样,落在这些穿着漂亮衣服的女孩身上。”拉塞尔说,这就是现在他对“时尚”的判断标准,“美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现,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发现它。”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时尚新定义都能得到女性认可。莉莉·奥尔德里奇回忆说,有一年维秘秀竟然提出了“不要闪粉”政策。整个后台没有一瓶闪粉,天使们“气到爆炸”。其中一个天使悄悄买了一瓶回来,跟大家一起躲到卫生间偷偷涂。“拜托,这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好吗?我们的身上怎么可能没有闪粉!”当时挤在卫生间的模特们一边相互帮忙涂闪粉,一边抱怨。

似乎所有试图让性感变淡的策略都在后台失败了。在伦敦举办维密秀的那年,主题再度挑战淡妆,要求“不用假睫毛”。但这怎么可能?就算后台断绝了所有假睫毛来源,名模们还是有办法。莉莉找到了同在后台准备唱歌的好朋友泰勒·斯威夫特,借走了大把救命的假睫毛。

拉塞尔有时候也会感到好奇,对那些已经见识过上百场T台走秀的超级名模来说,时尚到底算什么?她们应该早已习惯了T台的生活,享受着时尚产业带来的金钱和名声,再次登台又有什么不同?“对你来说,现在应该挺无聊的对吧?”在维秘秀的后台,他经常问这个问题。

“你是在逗我吗?”而这是拉塞尔最经常听到的答案。“现在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一天!”

“维秘秀后台准备时穿的睡袍,每一件我都留着呢。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把它们当作传家宝交给我的女儿。直到现在,每次在后台得到新睡袍都会让我兴奋不已。”莉莉说,“我是为了睡袍而活。”

当漂亮的新衣服出现在后台,一切在那一瞬间变了。之前的所有恐惧、焦虑、不自信全都消失,镜子前面站着正在试新衣的女人,神采奕奕。后台的这场蜕变,大概就是不安全感的最好解药。

米兰达·可儿在2012年纽约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现场

夜晚降临,精心搭配好新衣服的天使们即将登台,维秘内衣秀就要开始了。这是一场向全世界直播的精彩节目。仅仅在去年,就有超过14亿人守在屏幕前,注视着T台。

但这不包括拉塞尔。这些漂亮的女人走上后台楼梯,排队等待出场的背影,是他的故事的最后一幕。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画面,在聚光灯照射不到的秀场后台,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2014年在伦敦举行的维秘秀现场。这是大秀开始前难得的安静瞬间

每人互动

你觉得世界上最棒的工作是什么?

文章转载自人物(ID:renwumag1980)

关键词: 天使登台台前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