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19日 6.7°C-18.5°C
澳元 : 人民币=4.82
墨尔本

台风“利奇马”来临时,他们一起把洪水挡在了外面(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湖畔尚城小区有1174户居民,利奇马台风来临的那几天,是他们平静生活里的危急时刻。没有人拥有精确而全面的记忆,有人说最深的时候水有两米,有人说只有一米五。一些人的故事持续了两天两夜,一些人只参与了其中的几个小时。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都在感到骄傲:他们一起把洪水挡在了外面。

1

8月10日,屈文明5点就出门了。平常这个时候,他会出门早锻炼,沿着门口的灵湖竞走一圈。

屈文明今年61岁,在退休前,他当过村长,也当过土木工程师。如今他的角色是两个不到10岁女孩的外公,和浙江临海湖畔尚城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副主任。

这是屈文明在业委会待的第6年了。几乎每一天,他都会去位于小区东门的办公室里坐一坐,处理一些琐事:小区内部的道路修理,配合物业管理违章建筑,还要帮着推行时下流行的垃圾分类。他把副主任当成一份工作来做,虽然“没有权力,也没有工资”。在此前的一次业委会评选中,一共25人参与的投票,屈文明得了24票。

前一天的深夜里,他收到了市防汛办的短信。而对于物业的项目经理陈海港和莫玉梅来说,有关台风的消息来得更早一些。

一周前,湖畔尚城小区的物业就收到了有关台风的通知。小区公告栏里至今还能看见关于台风“利奇马”的通知,落款日期是8月8日。


小区公告栏上的防台通知。图/史千蕙

物业准备了80厘米高的挡水板和大约200个沙包,并对保安队伍进行了防汛培训。莫玉梅查看了每一栋楼的每一个阳台,给业主们一个一个打电话,让他们把放在窗台上的花盆收起来,以免高空坠物伤人。这些都是台风来临前的常规准备,也是这里的人们每个夏天的必修课。

临海是位于浙江沿海的县级市,几乎每一年,都有关于“最强台风登陆临海”的报道。2018年的“飞燕”,2017年的“泰利”,2016年的“莫兰蒂”。在这里,台风并不是陌生的客人。

但这一次,“利奇马”的威力重塑了临海人对台风的认识。#临海全市被淹#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整个临海古城和主城区的大部分都被淹。据中国气象局8月17日发布的微博,“利奇马”的登陆强度,在历史上排名全国第五、浙江第三,造成的降雨强度在浙江为历史第二。

屈文明可能是最早意识到危险的人之一。9日晚上,他几乎一夜都待在办公室里,和物业团队一起,看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凌晨3点多,他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又在5点半出门看水情了。

等他出去的时候,小区东门外的商业街已经被淹没了。按照屈文明的回忆,从5点半到6点半,东门外商业街的水位上涨了将近20公分,已经有1米深了。

那天上午,业主刘晓芳带着上初中的孩子去楼顶“看海”。孩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惊讶地“哇”了一句。刘晓芳说,你别哇了,妈妈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样的。

接着,邻近的两个小区——商业街小区和云水山庄的一楼都被淹了。这引起了居民们的恐慌:湖畔尚城的地势只比周围高出一点点,如果水继续上涨,他们的房子也很难保住。

可能就是这高出来的一点点,给居民们争取了一些时间。莫玉梅现在回忆起来,觉得这是一场地利人和的侥幸。小区和临湖中间就隔了一条马路,周围的住宅区被淹,是因为临江水返涌进来。但在湖畔尚城小区,地势最低的地方是小区的四个大门和门边上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这意味着只要堵住它们,小区就不会有事。

陈海港和莫玉梅开始安排保安们布置沙袋和挡水板。但他们发现,挡水板只有80厘米高,眼看着就要没过警戒线了。街道文明办送来的一人高的宣传牌被他们挪到入口处挡水,广告灯牌和一些人家装修剩余的木板也被搬来用了。

沙包也不够。莫玉梅找来了用来装落叶的袋子,一共400多个。屈文明请求物业群发短信给全部1174户业主,让他们把家里能用来装东西的袋子都拿来。他们收到了清空的米袋、缝合起来的衣服、还有两三百个蛇皮编织袋。

最先一批被填进袋子的东西,是工程部维修用的沙、业主家装修剩余的砖头,甚至是垃圾。然后,连垃圾都不够装了,只能从小区花坛里挖土。

地下停车场有三个采光井,每个采光井下都有一个20平米大、一米深的花坛。有人开始从里面挖土。三个花坛,有两个被挖空了一大半,露出了浅灰色的水泥坛底。屈文明觉得这个挖土的条件还不错,因为在室内,淋不到雨。

车库串联起来,覆盖了整个小区的地下。大多数的业主为了避免淋雨和暴晒,会从地库里穿行回家,他们看到了邻居们从花坛挖土的场景。有人家里刚翻修完,施工队的铁锹还在,就回家拿了过来帮忙一起挖。刘晓芳把两个孩子锁在家里,拿了一把给多肉植物培土的园艺铲去挖土了。不过这不是最不趁手的工具,还有人拿来了家里炒菜的锅铲。


地库里,小区居民在花坛挖土。图/受访者提供

沙子管够,但沙袋不够。应急办派人送来了300个编织袋,还是远远不够。他们只能用垃圾桶装水了。小区北门的车库门口,直到14日还可以看到一排装满水的垃圾桶,立在道路的一侧。“真可怜啊”,回想起当时的窘状,莫玉梅感叹了一句。

2

最多的时候,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一共有500多人。按照物业和业委会的通知,大家提前把停在地库里的500多辆车转移到了小区的高地,那里原本是禁止停车的。

老许可能是年纪最大的一个。这个76岁的老人当了大半辈子的船长,几乎年年都要在海上和台风相逢。这是他第一次在陆地上见到这么大的水。

沙袋依然不够。有业主在自来水厂上班,要来了700多个编织袋,但他送不过来,被水堵在了一公里外,只能从小区里派人去取。另一个业主拿出了家里的皮划艇,说可以让人划船去拿。

后来,他们笑着说起这件事,“以后在台州(临海所属市),光是有房有车还不够,还得有船。”

业主金先强是划船出去的两个人之一。他本来在楼下挖土,挖到7点多,准备回家吃晚饭了,临走前,他去小区的每个门都看了一眼。当他溜达到北门的时候,皮划艇已经充好了,另一个划船的业主周子军已经准备出发了。

划船需要两个人,此时还缺一个。有会游泳的女士提出要去,但围观的人们觉得这不合适。看起来,就像正好等着金先强一样,于是他提出了要一起去。

但其实,金先强不会游泳。他觉得不会游泳也可以,反正路熟,水位也只到自己的肩膀。

回想起来,他觉得有点后怕。他怕的不是溺水,而是触电。那天晚上他和周子军划着皮划艇出去的时候,整条商业街成了一条河,而路灯依然亮着——这意味着有漏电的可能性。当时,他家里只有母亲和3岁的孩子,当护士的妻子还在医院上班。

屈文明觉得,那个皮划艇只有年轻人才会划,“他们小年轻会玩,冲浪”。在金先强来之前,一群人围着那个皮划艇,花了半个小时才充好气。

金先强的家里原来是做养殖生意的,划过木船。但皮划艇和木船不太一样,它更轻,如果配合不好,很容易原地打转。他和周子军坐在船上一边打转一边往前划,一公里的地,往返花了两个多小时。

他们此前并不认识。在来回的近两个小时里,两个男人给对方拍了照,得知了各自的孩子是一起玩的朋友,两家的老人彼此熟识。不过,直到现在,他们连对方的微信都没有加。

后来,有人传言说金先强和周子军在来回的路上“各救了一个人”。但金先强觉得那不算救,“生命垂危才叫救,我们就是把他带回家了。”

几乎与此同时,莫玉梅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晚上7点50,小区门口的岗位亭开始进水。她觉得可能要坚持不住了,想到小区的高压配电房就在地下停车场里,就给在电力公司上班的业主打了电话:“我已经在求救了,如果是我们守不住,崩溃的话,你赶紧把我们电切掉。”对方给了她总调度室的号码,她暗暗存在了手机里。

屈文明还是有信心。他的信心来源于做土木工程的经验,他对水位的判断是心里有数的。“要是有谁死了,一辈子我都对不起。”

地下停车场里还有100多个人,他们也不愿意撤退。街道的领导已经要求了好几次赶紧撤退,守不住就算了,人命最重要。但业主们说,“我们自己的家我们自己守。”


10日白天,小区东门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业主们正在堆放防洪沙包。图/受访者提供

地下停车场的人不肯走,水位还在往上涨。莫玉梅拿了个电喇叭,想着溃堤之前,挡水板肯定会发出坚持不住的咔咔声,能给地下停车场的人留出一两分钟的逃生时间。而陈海港则和业委会的其他人一起,商量出了逃生路线图。按照屈文明后来的比划,如果有“万一”,水能淹没到地下停车场的屋顶。

总调度室的电话最终没有拨,逃生路线图也没有派上用场。他们守住了。

3

关于填饱肚子的问题,直到危机解除才被人们恍然想起。做防台准备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就是一个晚上的事。物业只准备了两箱方便面、一箱矿泉水和24个卤鸡蛋。

8月10日白天,他们还可以出门买蛋炒饭吃,然后饭店停电了,商业街变成了一条河,什么都没得吃了。莫玉梅和陈海港,以及他们的同事们,包括17个保安,只能一直喝水。

业主们送来了食物。屈文明的爱人在家煮了一锅白米粥和一锅八宝粥,然后用微信喊人来家里吃。刘晓芳煮了一盆菜泡饭端到物业办公室,里面什么都有:香肠,蔬菜和虾。聊到这个,她有点不好意思,说是随便做的,不好吃。莫玉梅显得更不好意思,她和陈海港两个人就把那一大盆菜泡饭吃完了。

8月11日下午5点左右,水位终于停止了上涨。

8月14日,小区的大多数居民很快回归了日常生活, 另一些人还在和台风做最后的交手。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剩下的善后工作还需要完成。他们守住了地下停车场,但地面上还是有20厘米的积水。一地狼藉,人得蹚水才能进去,停车场原有的排污泵泡了水,已经不能用了。

相比临海的其他地方,他们已经是最幸运的一群人。据统计,这是建国以来临海遭受的最大洪水,达50年一遇。截至8月11日,“利奇马”在临海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20.7亿元,受灾人口达到57.9万。临海全市有183间房屋倒塌,165间房屋受损,463个村一共17.7万户断电。但台风走后,整个湖畔尚城小区只倒了两棵树和两根用了十年的电灯柱。

刘晓芳的朋友开了一家小卖部,台风登陆前,她才进了一批香烟。由于没有及时撤离,香烟全部泡水了,损失40万。由于受不了打击,她晕过去两次,最后被送去了医院。刘晓芳有点替她的朋友不值,淹都淹了,除了想开点,还能怎么办呢?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陈海港两天两夜没有睡。12号早上,莫玉梅把物业办公室的桌椅挪开,给陈海港在空地上铺了一张席子,他才得以睡上一觉。那天中午,莫玉梅去喊他吃午饭,结果“踢都踢不醒”。两天后,他终于坐下来好好吃了一顿午饭。因为在水里泡了太久,他给自己点了一碗驱寒的姜汤面。

莫玉梅说,这两天每天都在走,肌肉走得僵硬,“腿都废掉了”。8月14日,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一点都不想动了,一身酸疼……好想变成超人,无所不能!”

8月15日的临海,台风已经过境。堵在湖畔尚城小区停车场入口的沙包被挪干净了,用来挡水的宣传牌也回到了原位。户外,有人把浸水的文件和经书摊开来晾晒。空气中飘着海边城市独有的雾气,和淡淡的海水味道。远处的山一层叠着一层,有的云还在下雨,有的云已经放晴。


8月16日,小区门口的快递点,进水的文件被摊在地上晾晒。图/史千蕙

关键词: 台风利奇马临海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Lee一一 1个月前 回复
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中国人在危险到来的时候可以迸发出强大力量
demon_enjoy 1个月前 回复
他们真的挺勇敢的 能愿意站在一起抵抗灾难真的不容易 不过这个操作危险系数也很高欸
我最喜爱的青BB 1个月前 回复
这是个有人情温度的小区。
Tiffany 1个月前 回复
太棒了!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不一定谁都有这个勇气和决心
松鼠一枚 1个月前 回复
最怕一盘散沙互相指责错过最佳时机啊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