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19日 6.7°C-18.5°C
澳元 : 人民币=4.81
墨尔本

受害者专门提醒华人注意!若有人和你这样交朋友,千万小心!澳新已出现多起(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新西兰天维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很多人可能都还记得那件,

号称“掀翻了整个纽约上流圈”的

假名媛诈骗事件:

出生在普通家庭的28岁女孩安娜·索罗金,通过改姓、与各种业界大佬攀附、合影,在社交媒体上打造人设,为自己编造了一个德国某贵族千万家产女继承人的假身份,并以此在纽约大肆招摇撞骗。

因为发生在上流社会,故事充满戏剧色彩,加之这个安娜在被捕出庭后还在继续“造作”,日前,Netflix已经宣布,要把她的故事搬上银幕…

但今天天维菌想提醒大家的是

千万别以为

这只是一个供大家谈笑的奇闻

 其实,就在我们普通人的身边,

也有这样一群冒牌货出没

略有不同的是

这帮低配版的“安娜”们

盯上的是留学生、

年轻租客和移民群体…

自称来自上流社会,专坑留学生和背包客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日前,一群陌生人一起曝光了一名悉尼男子,称其用一套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房子,去“租给”外国留学生和背包客,空手套押金和租金。

据称,这名叫做Darby Thomas Murphy的人,通常把自己塑造成悉尼上流社会圈内人士,并称自己在一家律师行工作,

“年纪轻轻就实现了富裕生活。”

他称自己有一套公寓,并专门找留学生和海外年轻租客。

但在拿到押金和租金后,他就会消失。

无独有偶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情节

也发生在新西兰

落魄小哥正感绝望

遇见“上流人士”

日前,一位叫Mark Price的kiwi小哥专门来到天维网办公室,给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专门提醒广大华社提高警惕。

今年28岁的Price是一名独立市场营销从业者,去年年底的时候,他刚刚经历一场人生大劫——

前来天维网爆料的Price

当时,他刚搬了新家,家里却被窃贼闯空门,不仅全部家当被偷走,自己赖以为生,存有大量工作和客户信息的笔记本电脑也不见踪影。

百感绝望的Price在Facebook上发了求助帖子,希望找一个更便宜的住所,以此节省开支,

(Price在Facebook上抱怨自己的遭遇并寻求帮助)

很快,一个叫做Kieran Withers的网友回了他,表示愿意出手相助。

Price赶紧和这个热心网友见了一面。

见了以后,Price激动了,他发现,自己好像遇到了贵人。

“他告诉我他拥有这套价值240万纽币的房子,要不是看到我的facebook,他正准备把一间房子挂到网上出租。”

“他说因为我之前的不幸遭遇,他愿意将房租从原定的260纽币/周减少至150纽币/周。”

不仅如此,这150纽币还包含水费、电费、网费、食物,甚至连Netflix(付费视频网站)的会员费也包含在内。

Kieran Withers

在奥克兰的Panmure,这个价,不得不说是天大的优惠了!

Price简直感动得无以复加。

在其后的几天,Price又和Withers见了几次面,Price也带着Withers看了房间。

“他告诉我他是Vulcan Chambers律师事务所的运营主管,并且拥有一家Collective Associates的公司,他还说他拥有两家酒吧。”

Withers还专门带着Price去了那两家酒吧,并在里面点了大量的酒。

Price提供的照片

“酒吧里的人都叫Withers老板,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点过这么多酒,这辈子都没有。”

至此,Price已经对Withers的身份深信不疑。

“我当时觉得他可以被信任,首先他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个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其次他还是个白人Kiwi,我觉得我可以相信他。”

几次见面,Withers都带着Price吃各种美食

所以,对于接下来,对方提的一点点小要求,Price并没有放在心上——

Withers表示,Price暂时还不能住进这间房子,因为里面的租客还没搬走。而且由于Withers的母亲身患癌症,他需要离开一个月,所以在此前除了4周押金外,Price还需要先付给他6周的租金。

Price当时觉得,俩人都已经是喝了交心酒的哥们儿了,现在Withers家里出情况,这样提也合情合理,

Price和Withers的邮件

况且,对于Price无法马上入住的情况,Withers还拿出了“诚意满满”的解决方案:

“他说他会先给我在Grand Millennium酒店安排了一个房间,在此期间所有的房费和饭钱先由我的信用卡支付,但Withers让我不用担心房费和饭钱,他会把这些都还给我。”

Withers给Price“安排”的酒店

除此之外,Withers对Price的生活和工作情况,还表达出十分的关切——

在得知Price是一名独立市场营销从业者后,Withers主动提出,要给Price介绍一场交易展。

“他告诉我有一场贸易展非常适合我现在的一位客户参加,本来入场费为6000纽币,但是他可以通过关系让我的客户以1500纽币的入场费参展,在和我的客户交流后,我们决定签约参加这场展览并把钱付给了Withers。”

Price觉得Withers真是给他帮了一个大忙,不仅住宿帮他解决了,还为他事业助力,

于是,在Withers开口找他借钱时,Price也没犹豫,

“在酒吧里他问我银行里还有多少存款,我告诉了他,他就跟我说想借一部分,因为他遇到了暂时的资金流问题。

“他让我不用担心,说即便最坏的情况下,我给他的这些钱他也会算作我预付的租金。”

信任换来的是伤害,惊人真相层层剥开

显然,Price大大低估了“最坏情况”可能达到的程度。

首先,他发现,那场所谓入场费大优惠的展览,根本就不存在。

不过彼时Price对Withers身份的信任此时并未消散,另一方面,他还想着那间便宜的出租房,所以对Withers依然礼貌客气,

“为了保证我能够得到优惠的租房待遇,我需要保持我和他之间的良好关系。”

Price与Withers见面时拍下的

另一面,Withers也在不断强调自己会还钱,但总是以银行卡转账出现问题,或者工作太忙忘记了为由搪塞着Price。

在此期间,Price一直自己支付着Grand Millennium酒店房间的费用,直到信用卡额度用尽,

但Withers不仅并没有像之前说的“会把房钱和饭钱都给他”,而且仍然未将房间空出来给Price,反而不断向Price借更多的钱。

Price向天维记者展示了他和Withers的短信记录,在短信中Price列出了总计8576.99纽币的清单,他声称这些钱都是Withers欠他的,

而在短信记录中,Withers也并未对这个数字提出异议。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于Price的事业受挫,他相恋四年的未婚妻也离开了他。

到了今年的2月18日,Price恳求Withers还钱,

Price在发给Withers的短信中说:

“你拿走了我所有的钱,我今天晚上已经无处可去,我不想去报警,但当生计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也别无他法。”

在提到了报警之后,Withers终于通过他祖母的账户陆续归还给了Price 1800纽币,并还给了Price 1000纽币现金。

此后Withers就彻底消失了,Price根本无法联系到他。

Price还通过调查发现,Withers承诺要租给他的那间房子根本就不归Withers所有,而Withers只不过是这套房子的一个租客罢了。

Price愤怒地表示:

“他根本就只是个租客,而且他带我看房的时候房主已经要求他在两周内搬离了!

“至于他提到的酒吧?他欺骗酒吧老板说他要投资,所以那里的员工也叫他老板,然而他一分钱都没出!”

酒吧并不是Withers的

记者也电话联系了房主,房主表示Price所言属实。

对于此事,天维网记者也尝试联络过Withers,但电话无人接听,短信也没有得到回复。

新来的亚裔移民也遭遇同样套路

Price在Facebook上发现,和自己有着相同遭遇,都同样栽在了这个Withers身上的人,还有很多——

有酒吧工作人员被巧言“说服”损失了价值1.1万纽币的酒,有弱势受害者的钱被用来租豪车住高端旅馆,

受害者中,也有移民群体……

网约车亚裔司机Rahul Singh就是在近期遇到的Withers。

图据Stuff

7月5日,Withers搭上了Rahul Singh的车。

行程中两人聊天,Singh告诉Withers自己曾是一名网站设计师,现在在新西兰工作补贴印度的家人。

Withers立刻就接上了话茬,表示自己律师,他正在寻找能够为他的公司Elite Equestrian NZ Ltd招设计网站的员工,而且还是高薪聘请。

当然,这个所谓的什么Elite公司并不存在,不过当时的Singh信了。

两天后,Withers邀请Singh到希尔顿酒店签署工作合同,但在签订合同之前,Withers表示,之前有过其他人在办完工签就离职的情况,所以Singh需要先支付2000纽币的押金。

由于对于Withers开出的薪酬太过兴奋,Singh没有在意押金的问题,并立即以现金支付。

事后Singh坦言,他之所以这么信任Withers,

“主要是因为,说实话,他是白人——还是新西兰的律师。”

此后与Price的遭遇如出一辙,Withers要求Singh借信用卡给他,Singh同意了。

那时的Singh认为,这个“新老板”和自己已经成为朋友,借他的卡最多就是跟客户喝几杯咖啡。

然而,银行对账单却让Singh惊呆:

Withers用Singh的信用卡消费了4000纽币用于购买机票和名牌服装。

不过,Withers马上表示,他已将这笔4000纽币转入了Singh的账户。

然而,迄今为止,Singh也仍然没有收到Withers的还款。

Withers发给Singh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你真的有问题,就去雇一名律师把我告上法庭。”

Singh对追回损失已经不抱希望,但他想阻止其他人走上自己的老路。

日前,在Price的组织和鼓励下,Singh也和很多其他受害者一起,将自己的遭遇吐露给了主流媒体Stuff。

警方已接到报案,这些群体请提高警惕

根据Stuff的报道,自今年2月以来,这些受害者已经因为Withers损失了数万纽币。

根据这些来自各行各业、各种背景的受害者讲述,Withers将自己塑造成了一副上流人士的说词包括:

  • 声称自己在奥克兰拥有高档酒吧。

  • 声称Kings' College是他的母校,

  • 声称自己拥有奢侈私家船或赛马,

  • 声称他与位于High St上的Vulcan Chambers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Shannon Withers是亲戚,并且他自己也在这家律师事务所从业。

Withers2015年的照片 | 图据Stuff

然而,经Stuff查证,Withers提到过的这些地方,与他本人没有任何联系。

事实上,Withers曾在Pukekohe的十分公立学校Wesley College就读,过去是一名女足教练,尽管他是奥克兰海滨希尔顿酒店的常客,但他似乎没有工作和固定住所。

而新西兰的律师名单中,也根本就没有Withers的名字。

不过,在Stuff经过多次尝试联络后,Withers终于回应了这些指控,并否认他欠任何人钱。

他表示,知道有人对他提出指控,但“很多情况下我也无法控制他们对我的看法。”

当被问到以什么为生时,Withers说:“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根据Stuff的报道,目前,警方已经接到了三起关于Withers的报案,其中包括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

而去年11月,追债公司Baycorp也曾向Withers追讨了他欠出租车公司的2万纽币。

从爆料人Price和媒体报道中受害者的描述来看,Withers总是会将自己包装成一位成功的上流社会人士,拥有优秀的背景、高端的工作以及庞大的资产。

在这个背景下,Withers会接触那些需要帮助、比较vulnerable的人,以提供帮助为由让人对其产生信赖,并消耗这种信赖换取受害者的金钱。

从受害者口中我们得知的其手段包括:

  • 承诺廉价租房

  • 承诺帮助办理签证

  • 承诺为新移民提供工作机会并收取“押金”

  • 借他人信用卡挥霍并拒绝还款

  • “我之所以来曝光Withers,就是希望以我的自身经历警告(华社),即便是一个看起来属于上流社会的白人,也应当对其保持足够的警惕。”

根据Price及Stuff的消息,Withers已经以提供就业机会为由,从至少9名新移民受害者身上骗取了数千纽币的押金。

在此,天维菌也要提醒大家

在遇到“美好到不切实际”的事情时

一定要多考虑一下

不要盲听盲信

尤其是留学生、新移民等群体

更应该提高警惕

关键词: 诈骗华人澳洲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