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0日 8°C-13.7°C
澳元 : 人民币=4.84
墨尔本

社论:西方对穆尔西骤死失语暴露的真相(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阿拉伯之春”后上台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Mohamed Morsi)在6月17日的庭审中因心脏病骤然死亡。自2013年在社会普遍不满中被推翻后,他的晚年在被隔离的监禁、接连不断的审讯和恶化的健康状况中消耗,如今这种命运终于停止跌落。 

bec40a08f6f88083ecc1edb50d12c137_w.jpg,0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是该国首位民选出的总统(图源:VCG) 

穆尔西的发迹和失败是“阿拉伯之春”的一个缩影,这场运动将他从囚徒变为总统,最终又让他重新成为囚徒。在不得人心的埃及独裁者、前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之后,作为西方海归博士,且没有军方背景的穆尔西藉由“阿拉伯之春”在一场西方认可的自由大选中获胜,成为了埃及现代史上的首位民选总统。 

那时,虽然西方大国对这个穆兄会出身的政治新人持有怀疑,但它们对“阿拉伯之春”中迎合西方价值的部分满心热忱,作为“革命之子”,穆尔西也收到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祝贺和欢迎,后者称这次选举是“民主的里程碑”。 

然而在369天的灾难性执政后,穆尔西在军方的最后通牒和超过1,400万民众的抗议声中倒台,此时美国则没有把埃及军方解除穆尔西职务的行为视作政变,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还立即向接下来掌权的塞西(Abdul Fattah el-Sisi)打电话,确认了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不受影响。 

直至今日,穆尔西被囚死牢中,西方媒体却再不见当年对埃及革命的鼓动与吹捧,除了发布一般的通告和对埃及当局表示抗议,没有任何反思,甚至没有多少同情,而西方政治人物更是缺乏对此表态的兴趣。穆尔西曾接受埃及和西方的欢呼,埃及在彼时似乎终于找到了通往春天的方向,结果一年之后他锒铛入狱,甚至一度被判死刑,现今命送庭审当场,国家也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回到原点,而当初鼓动民主的西方早已将他无情遗忘,可谓悲哀至极。 

c00555dccae84940117e6450eb7180f8_w.jpg,0

“阿拉伯之春”从整体上来说已经失败了(图源:VCG) 

西方对这些“革命之子”命运的无情和冷漠也不值得奇怪,它们只是热爱“阿拉伯之春”的虚幻概念,希望将它传播至全球,但其前提是不能损伤或威胁到西方的利益和权力,如果这些民选政府难以做到对美国政策的配合与服从,那么它们的首脑将会很难得到西方政客和评论家的同情。相比之下,沙特阿拉伯这样人权记录劣迹斑斑,甚至涉嫌资助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君主国家却能与美国和谐相处,因为它处处服从美国的利益,而就算“阿拉伯之春”发生在这里也不会得到西方支持。 

埃及、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的“阿拉伯之春”其实并不完全是“颜色革命”,这场源自底层,发自民众的变革运动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对独裁、腐败、经济危机等社会问题的回应和不满,在这个过程中,西方的自由民主被错误当成了解药。如今,经历了这些年的革命与阵痛,阿拉伯世界已经体会到了这是一条迷途。 

和奥巴马所称的“民主里程碑”不同,事实证明穆尔西的上台只是一个悲惨的转折。埃及在他的任期被带向“政治伊斯兰”的方向,伊斯兰法得到强化,而穆尔西在扩张行政权力的同时,还控制立法和司法权力,试图将自己塑造成新的“法老”。与此同时,他糟糕的治理能力将经济引向深渊,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2013年埃及总失业率达到13.15%,而在穆尔西执政末期,埃及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有接近5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或临近贫困线。政治倒退和经济恶化也引发了社会动荡,在2012年,埃及社会抗议的数量甚至达到7,400起。这种动荡不仅出现在民选后的埃及,还不同程度上发生在叙利亚、利比亚等伊斯兰国家。 

西方曾经不遗余力推动的“阿拉伯之春”,并没有带来人们期望的自由、民主和繁荣,相反,政局不稳、局势动荡、经济衰退、极端保守思潮回归才是大多数国家的常态,有研究者称,“阿拉伯之春”沦为了“阿拉伯之冬”。这种“水土不服”的根本原因是,西式选举制度非但未必是解决复杂问题的唯一或普世选择,而且本身具有适用条件,依赖于诸多前提,包括但不限于: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结构、在重大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问题上有基本的重叠共识和最大公约数、完善的法治、自由主义的公民文化。显然,中东国家根本不具备这些条件,也有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历史传统和国情,生搬硬套的结果只会导致适得其反的灾难性命运。 

7d22160840bb5650f36b22e9c78b1e60_w.jpg,0

埃及现任总统赛西在推翻穆尔西前是前埃及国防部长(图源:新华社) 

更重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从来不是单纯靠选举就能获得。穆尔西当年治下的埃及,就是如此,表面上看埃及实现了自由选举,西方也为此鼓掌欢呼,可结果由于缺乏公平正义的分配体系,以及经济治理一团糟,埃及人很快推翻了这位民选总统。 

坦率地说,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埃及等民主输出失败的中东国家,在美国、欧盟这些自由派眼里的先进民主国家,同样由于缺乏经济民主,许多人并未真正过上真正意义上自由民主生活,法国黄背心运动和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兴起,正是这种不满的写照。只是对于这一点,长期以来不少精英人物都忽略了,特别是右翼自由主义,更是只知道追求选举,好像有了选举就有了一切,在经济领域秉持自由放任的主张,以至于政治上看似人人民主,但经济上贫富悬殊愈来愈大。其结果不光大多数中低收入者根本无经济条件独立关心政治,而且政治容易被少数大财团所操纵。

西方世界对穆尔西逝世的失语,以及穆尔西个人命运背后的“阿拉伯之春”在中东的理想破灭,不经意间暴露了现实政治的真相,即西方国家在民主自由外衣下的利益导向和冷漠无情;西式民主是有其适用条件,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没有公平正义,没有经济民主作为基础,即便是有了选举也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和自由。对于这些真相,不仅西方世界应该反思,那些将西方当做救世主膜拜的自由派更应建立理性认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金花和腰花 1个月前 回复
西方也认识到了强硬输出民主的错误,愿意对他们鼓动和支持民主而给其它国家造成的灾难提出赔偿。
铁血柔情爱玛哥 1个月前 回复
勿再用信仰價值自欺欺人。叢林法則,不變定律。
定蠢 1个月前 回复
惡國惡人,講叢林法則,弱國愚人迷信信仰價值。
优优琪 1个月前 回复
六四和香港,引以为戒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