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c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0日 14°C-27°C
澳元 : 人民币=5.07
墨尔本

NYU留学生众筹拍电影,讲了一个让无数华人都动容落泪的故事(组图)

9天前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QQ图片20181109231234.png,0

当代中国优秀的主流影视作品似乎越来越少,陪我们成长的艺术大师正在退出历史的舞台,中国独有的武侠影视和综艺渐渐成为回忆 。

青春逝去,经典难觅。

如今,不少的国产电影和国产剧别说走向国际化了,连中国人都不想看。

图源:腾讯娱乐

有很多人开始担忧:中国文化正在断层,即将后继无人。

事实真的如此吗?

并不是!新一代青年也正在成长起来,他们想用自己的方式把中国故事讲好。

今年,电影《骑士》在国际上广泛受到认可,也让36岁的赵婷入围第33届美国独立精神奖最佳导演提名。这位曾在纽约大学攻读电影的高材生没有被“宋丹丹继女”这个星二代的标签束缚,仅凭两部作品就闯进了好莱坞。

图源:百度百科

王男栿,早年生活坎坷,曾在26岁申请到全额奖学金赴美学习,后于纽约大学新闻系深造。33岁的她凭借原创纪录片《我是另一个你》获得奥斯卡评委的资格,为世界输出了一个实力中国电影人。

我们不否认,华人电影人好莱坞发展受阻是常态,

但我们也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华人面孔出现在西方电影届里。

在这条路上,新生代电影人从未停下过脚步。

日报君有幸采访了身边两位“最年轻”的纽约大学电影人——@Eris卓扬和尹逸霖。他们一个正在攻读MFA(艺术硕士)和MBA(工商管理硕士)双硕士,另一个正在攻读电影专业本科。

卓扬曾是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视频编辑;

尹逸霖曾凭借原创作品《Amma》荣获华盛顿2017年独立电影节最佳学生短片奖。

两位志同道合的北美留学生组建起国际化团队,不为其他,只想做电影。

短片《母语》就是他们首次合作的短片,由卓扬任导演,尹逸霖任团队联合制片人。

他们要把中国故事或者美国故事讲给全球的观众听,通过《母语》东方叙事让世界观众感同身受。

让我们听听他们都有怎样一番经历。

那么《母语》用了何种情节借东方主题讲国际故事呢?它的电影梗概催人泪下:

在大洋彼岸的纽约,第二代华裔移民Lisa Lin发现母亲由于阿兹海默症的影响,渐渐失去了说英语能力,自己却无法理解母亲说的中文……

《母语》选取移民的故事,旨在引发全球人类共同的情感,对亲情的追溯。通过丰富剧情,摒弃西方常见的戏剧化冲突,让美国人体会中国美好的意境。

比如什么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母语》的特殊在于,这样跨文化题材十分新颖,但存在着巨大挑战。拍摄美国华裔题材的电影少,拍一个普普通通东方人的更少,《母语》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参考。

《母语》接受日报采访

(左一左二为制片,右一尹逸霖,右二卓扬)

同时,卓扬和尹逸霖想用东方发散非线性叙事,还原具有东方特色美学的国际电影。

他们为什么要在纽约走上中国电影国际化道路?

因为在现实中,大多数华语电影实际上都采用了西方叙事。

导演卓扬拍电影摸索的时候发现,全世界观众早已习惯西方的叙事方式。她把自己的作品播放给一些亚裔美国同学(Asian American)或者中国同学,他们被感动到落泪。美国同学觉得“Beautiful!”(美!)。

图源:clickme

卓扬忍不住问自己:“我该怎么缩小这种差距?”

她意识到,自己必须做个双向翻译,突破文化限制。

于是,今年5月里卓扬确定《母语》选题,8月筹划准备,9月开启制作和演员视镜。前不久,在准备招主演的时候,应试者们都被作品打动落泪,让她又高兴又尴尬:

“演员无障碍入戏,被剧本感动,让我更有把握了!尴尬是因为他们落泪的时候我居然忘带纸巾!”

团队合影(左一是卓扬,左二是尹逸霖)

尹逸霖自嘲:“我们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份全职,比如今天连夜工作到早上11点。” 

尹逸霖今年才21岁,年级虽小,就已经在《母语》做起了联合制片人。在美国读高中时期,他就和很多中国男生不一样:别人在刷数学题,他却更热爱阅读写作。

尹逸霖高中获奖作品《Amma》

他曾担任VR游戏 THE STONE故事策划及编剧。此游戏被HTC VIVE称赞“The biggest draw is its storyline" (游戏最大亮点在故事情节)。对于尹逸霖来说,写出一个好故事,并将它带入到现实,就是最大成就。 

《母语》团队也表示,陌生人的支持也让他们很感动:

众筹期间陌生人的好意,诚意和共鸣,让他们无比感激。日报的采访也完全出乎团队的意料,他们看到了自己的作品被支持,增加不少前进的动力。

讲完电影《母语》制作的趣事,两个人接着说起自己怎么跌入了做电影的大坑。

卓扬在拍摄期间也很辛苦:“我今天早上4点才结束工作!”

影视行业的压力也好,强度也罢,导致全世界女导演只占导演的7%。她从入行媒体直到决定做导演,并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靠着自己多年慢慢摸索和经验。

卓扬本科在弗吉尼亚大学(UVA)学习并获得了纪录片的理论和实践,自己找机会做新闻短片(News video),开始从3分钟,5分钟直到45分钟。

卓扬在国家博物馆的同事

制片和导演的工作在拍摄期间量大又节奏紧张。卓扬跑到中国拍长纪录片一拍就是3年,跨越了上海,香港,西藏和赣州。

卓扬说拍电影她最大的发现是,“做艺术有两个要点,一是没有固定模式,二是在于打开心扉。”

卓扬拍电影现场

对于未来的期待,卓扬和尹逸霖都表现出了随缘即可的态度,“做自己爱的事情就足够,不是做了CEO或者拿了奥斯卡才能幸福。”

但是,他们仍在加倍努力,为的是继续在国际领域从事电影方向的工作,更好的让中国文化变成世界文化。

从日报和两位“新电影人”的访谈中了解到,在国际主流中,中国电影值得更好的位置;但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就目前而言,并不平等。

我们熟悉的李安,他常选用东方题材,用好莱坞的“西方”手法拍出国际化的电影,让“中国电影”走出了一大步。

图源:时光网

又比如,杨德昌和王家卫选用东方题材,用东方叙事手法拍摄出的作品,在西方却被广泛认为是艺术电影,而不是电影。

杨德昌与作品《一一》图源:维基百科

与之对比的是,戛纳电影节上,“欧洲叙事”得到了世界认可,西班牙电影或者法国电影就是“电影“。

目前,国际倡导非裔文化平等,但亚裔文化平等很多人却没去留心过。

 王家卫与作品《花样年华》图源:新浪

在今天国际流行文化里,亚裔元素的电影依然在刻板地塑造异化诱人的东方世界。

卓扬在谈到好莱坞号召种族平权大吹大捧的《Cazy Rich Asians》(《摘金奇缘》),有一丝难过:“我并不喜欢这部电影,电影中表达出另一种歧视,那就是:‘You have to be rich to be the new white!’(有钱的亚洲人能获得白人的社会地位。)”

《摘金奇缘》电影截图 图源:Ted Blog

对于中国,世界对东方文化的认可是一个问题,更大的问题还有电影商业化。根据卓扬的观察,商业数据量化电影收益目前盛行,在未来,却不一定能跟得上日新月异的文化潮流变化,中国电影的商业化更需要观众参与引导。

关于中国‘烂片’泛滥的现象,尹逸霖表示情有可原:“其实每个电影能上映,是根据过去票房成功引导出的结果。”

图源:新浪娱乐

2014年,《小时代3》作为一个商业“爆款”,零点首映票房750万,曾创国产影片首映历史最佳。

卓扬从电影行业帮我们分析:“中国当时没有火爆的“小妞电影(chick flick),IP和流量明星成了一个极好的经济保障。”

图源: 搜狐

你也许很难赞同小时代的文化输出,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它的商业成功。《小时代》的巨大商业成功,引发了一系列烂片灾难。

在文化领域,比起模仿和追逐成功,我们应该主动去创造下一个成功。《母语》团队表示:中国电影需要创造新类型,新东西,新兴趣。

最后,

结束这次采访,日报记者感觉非常“正能量”,中国的“新电影人”们一直都在成长,希望《母语》作为一个窗口达成中国文化的平等输出。

我们要让世界观众去看不会功夫,没有清宫,不是富豪,普普通通的亚洲人。

希望在电影行业看到更多优秀年轻人的作品在国际舞台发挥影响力。

理解支持新的优秀作品,是中国电影成长最大的动力。

期待在未来,中国电影人带着我们特殊又共通的文化,去感染全世界观众。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土澳居民 9天前 回复
你们以自己的亚洲身份为耻只是为了迎合西方人而放弃了自己的母语 有什么可好感动的
Jeny8 9天前 回复
我想看
萌呀 9天前 回复
我去看看
iAmYee 9天前 回复
确实很感动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