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8日 6°C-11°C
澳元 : 人民币=5.03
墨尔本

这些年轻人,教你如何把勇气穿在身上(组图)

2018-06-07 来源: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当你有这个勇气把衣服穿到身上时,有可能你说话会快一点,做人会更耿直一点;你可以特别大胆的往前多走几步,会在人群中自信的站出来;说不定你可以带起一阵不一样的风潮。我发现慢慢有更多人穿我的衣服,而这些衣服会带给别人不同的地方。”

文 | 林英

编辑  | 冯翔

5月初,结束了上海演唱会的李宇春,穿着一套绿色刺绣卫衣坐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

这套卫衣,是独立品牌Angel Chen2018秋冬系列的服装,来源于设计师陈安琪的一场梦境:

天跟海,在某个时期全部融合在一起了。海里的珊瑚会跑到天上,天上的鸟儿却在海里。太阳跟月亮共存在一片天空上面。到了一座雪山上,山坡上的羊群被日月同辉染成了红色和黄色。雪山突然震动起来,滑坡后面露出一只巨型的老虎,像老顽童般伸出胖乎乎的爪子捕捉那些从海里飞到天上、飘在半空中的金鱼。


李宇春身穿陈安琪设计的绿色刺绣卫衣 图 / 网络

陈安琪,中国的新锐设计师之一,设计大胆叛逆,又细腻浪漫。受《山海经》和《百鬼夜行》的启发,古籍里的牛鬼蛇神、魑魅魍魉都被她组合在了衣服上。2014年,周杰伦就身着她在伦敦圣马丁学院的毕业季系列为专辑拍摄宣传照。

她的毕业设计,是在非洲一个不允许同性婚姻的地方,一对女孩恋人打破传统与法规的盛世婚礼,远道而来参加仪式的皆是男同性恋。她为这场婚礼做了两套婚纱和四套男装,在当年登上了英国版《VOGUE》杂志、《时代》周刊,还被印在伦敦地铁里人手一份的《Evening Standard》报纸上。

陈安琪的毕业设计 图 / 受访者供图

毕业那年,陈安琪原本打算去纽约开启自己的时装生涯。国内知名服装买手店“长作栋梁”的合伙人Tasha飞到国外看了她的毕业展,极力劝说她回国。

那时候,纽约已经有服装企业向陈安琪发出了工作邀约,而对于国内的环境和市场,陈安琪一无所知。她想了三天,下定决心回国成立自己的品牌,奔向这个尚在成长中的、满是未知的市场。

现在,她的独立品牌Angel Chen已经成立三年多了,正在筹划天猫店的上线。

1

丸子头,踩着白色帆布鞋,素净的布裙子外面套着栋梁的创始人南朗设计的蓝白条纹衬衫,淡雅简洁。这是江南女孩Tasha如今的造型。

小时候,她会和妈妈约定“如果考试成绩好就奖励一件喜欢的衣服”; 大学毕业后,她被栋梁的店铺里那些“细腻、有情绪、跟商场里卖的都不一样”的设计打动,最终决定加入栋梁。

带陈安琪回国创立自有品牌的栋梁,是国内第一家经营本土设计师品牌的买手集成店。它从北京胡同的一家店铺做起,逐渐成长为一个扶持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品牌。在开设天猫店LABELHOOD之后,长作栋梁也正式更名为LABELHOOD 。


2018年5月,栋梁在店门口的街上开秀 图 / 受访者提供

自20世纪初,时装秀在法国诞生并逐渐演化成时装周,云集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和买手,成了一套固定的商业模式。来自买手的订货,是大多数设计师品牌最重要的销售渠道。

服务于大型商业品牌的职业设计师,更多地按照品牌的既有风格完成设计,隐匿于品牌背后。独立设计师更讲究以个人创意为主导策略,往往风格浓烈,特点鲜明。

在欧美、日本,都曾涌现出大量的新锐设计师品牌。可可.香奈儿1910年在巴黎开设了一家女装帽店,缝制出一顶又一顶款式简洁耐看的帽子,成了名流女性的钟爱之物,也由此创立出今日时尚界无人不晓的Chanel。开云集团旗下的奢侈品品牌YSL,最初的起源是伊夫.圣罗兰在塞纳河畔开的一家服装店,在60年代给了女性迷你裙,在70年代引领了裤装的风潮。

在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历史很短。

2009年,栋梁诞生,陆续和几十位设计师有了合作。当时,像张达(曾为爱马仕在华投资品牌“上下”的主设计师)这样的设计师们,都是自己租一个小店面或者开个淘宝店,或者在自己的工作室做售卖,来买的也基本都是设计师自己的熟人圈。

这些独立设计师们,往往存活不易。栋梁合作过的许多设计师,每季大概只能产出四五十个款,对于许多设计师来说,每个款生产数量多的在五六十件,少的则是个位数,甚至有的只有样衣。小产量使得采购和制作成本都较高,定价通常都在几千元一件的区间。


栋梁团队的合照,后排右二是Tasha。图 / 受访者供图

近年来,中国诞生了数以万计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其中不乏拥有顶尖海归背景和家族工厂资源。尽管如此,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存活率只有1%。十年前最早和栋梁合作的那批设计师品牌,有些早已停止生产,退出市场。

回想起来,南朗不知道那时候的设计师是怎么活下来的。有时候,一年春夏和秋冬两季,有的设计师指不定哪一季就断掉了。

但是,没有人会因此否定独立设计师存在的意义,也没有人能轻易断言他们的未来。

2

栋梁在上海的两家店铺,坐落在原法租界的长乐路和富民路上。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荫遮蔽住了大部分阳光,洋房和独栋别墅布满了整条街道。这里有画家丰子恺等名人的故居,也有一批风格各异的创意品牌,陈冠希、潘玮柏都在此开店。

穿过铁门,要在别墅的门口按一次门铃,才会被栋梁的工作人员带入店里。孙燕姿、桂纶镁、井柏然等明星都曾按响过栋梁的门铃。

每到周末,Tasha会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向慕名而来的顾客介绍各个设计师的服装。

“我们很多顾客见过一次她的作品,就能很容易的判断店里哪些衣服是安琪设计的。”Tasha说,在栋梁的店铺里,陈安琪的衣服极具辨识度。她的设计满是大胆跳跃的色彩、特殊缝制的面料,并带有鲜明特色的廓形。

陈安琪的工作室里,风格同样鲜明。绿色、明黄色、粉红色还有各种颜色融合在一起的衣服挂满了窗边的置衣架。

她的办公桌上,杂志被摊开摆放,其中夹着几张手稿,还有画笔、剪刀、碎布料、遍布墙面的灵感图片。为了研发新的面料,她曾经买了一台织布机,把收集来的面料拼接,7个人轮流织,从早上 10 点一直织到晚上 10 点,织成二三十米的布。

而在这样的忙碌背后,是缺资源、缺经验的中国设计师,每一步都需要反复探索和尝试的路途。


陈安琪在工作中 图 / 受访者供图

吕燕决定做自己的服装品牌的时候,所有的模特朋友、家里人,经纪人,都极力反对,说她疯了。

她是最早被国际秀场选中的中国姑娘,以一副富有争议性的面孔,从乡下女孩变成走入西方世界的第一代中国超模。在许多人看来,这个极富话题性、又有故事的女人,不必去做独立品牌这件苦差事。

但她决定了。首先要了解面料,她去了上海的一个面料市场,灯光都是那种特别惨的白炽光。进去的时候没有人搭理她,上来就问:“你要几千米?”

吕燕难过了好几天。直到她在意大利的面料展上发现,即使只有50米的订单当地的面料商也会接单。于是她重燃信心,开始做自己的品牌。那是2013年,她的工作室只有三个姑娘。

到了投入生产的时候,她总是遇到衣服被工厂“做坏了”的情况。有一次,她问工人为什么做出来的和她要的不一样,人家告诉她:离远一点看就一样了。

陈安琪也没少为类似的问题头疼。刚回国的时候,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打板、去哪里做样衣,店铺、供应链、生产排期、财务、产品运营都一无所知。在圣马丁的日子:她有最好的师资、最好的Library、最好的材料、最好的供应商,由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赞助。“当你出来,你才会发现:什么都需要自己来,世界不如你想象的好。”

但即使在最崩溃的时候,吕燕也没有放弃过。

她成就感最大的时刻,是在她看到别人穿着自己的品牌COMME MOI。品牌名称取自法语,意为“像我一样”。

从前,一边被西方主流媒体称赞“极具东方美”,吕燕一边被许多中国网友攻击“长得太丑”。她从不觉得自己丑,只是“长得特别”。在她看来,喜欢COMME MOI的人和她一样,自信,强大,追求品质,对美有着自己的理解。

最初的十个look做出来之后,吕燕还不知道要拿到哪里销售。朋友推荐她入驻栋梁,才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件衣服。

栋梁刚刚落地富民路时,上海还鲜有买手店。店里甚至没有pos机的时候,会有客人跟着Tasha一起步行十分钟到银行把钱取出来,再结账买走衣服。

她强烈地感受到:有一群消费者是真正地在支持中国的设计。并真切地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事。

3

创业初期,吕燕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开十家门店。“没有10家店以上,进入百货公司里,都不敢说你自己是一个成熟的品牌。”

过去四年,这个品牌一直没有实现盈利,但是今年,COMME MOI开始收支平衡了——在吕燕还没开满十家门店以前,她的天猫店铺正式上线了,并成了同类设计师品牌里销量上的佼佼者。


吕燕身穿COMME MOI衣服 图 / 网络

2010年,独立品牌BABYGHOST在纽约诞生没多久,主理设计师黄悄然就做了决定——开一家淘宝店。这让不少圈内人不解。在他们看来,设计师品牌有着默认的发展轨迹:开实体店,或者入驻精品买手店。做电商,上淘宝,在当时着实是个“异类”。

年轻人这么喜欢淘宝,为什么BABYGHOST不开一家淘宝店呢?黄悄然这样想。她记得,自己有一次路过母校东华大学(原中国纺织大学)时,校门口有着堆积成山的快递包裹——那是学生们从淘宝订购的。

 “服装设计是一个古老的行业,在马车盛行的年代就有了一套商业模式。现在,人们的交通方式早就变了,但许多时尚品牌的商业模式,还是和马车一样陈旧。”

她决定试一试。2012年,BABYGHOST又开起了天猫旗舰店。如今已经积累超过25万粉丝,销售额占到了总销售额的八成。

回头看,黄悄然觉得当年自己押对了宝。在存活率低、竞争激烈的女装设计领域,她没有想到自己可以一直做了七年。

与此同时,她发现从前那些不被服装买手认可的,天马行空的想法,消费者却愿意买单。网络销售渠道把投票权直接交给终端的消费者,那些本以为市场不可能接受的创意被保留了下来。


穿着BABYGHOST的刘雯和黄悄然 图 / 网络

吕燕开店的感受是:天猫提供的大数据是非常直观的,哪一款服装有多少销量,一目了然。设计师可以利用在天猫上沉淀下来的数据,反推到最早期的商品企划,让对时尚的把控不再仅仅依赖于过往的经验和设计师的品味。

而且,还有其他的效应。接受每日人物采访的第二天,吕燕从上海赶到杭州去参加天猫组织的商业培训课程。她用两天的时间学习“全商品渠道管理”,以实现SKU(Stock Keeping Unit即库存量单位,在电商领域指一款商品)的提高。

在吕燕看来,这样的课程培训可以让她知道在全商品的渠道上可能发生的问题有哪几类,并防患于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迷茫——许多独立品牌总是要自己吃过一次亏才能意识到问题。

这五年来,她一点点地学习财务、市场和运营,把COMME MOI从一个小作坊变成了一家五脏俱全的公司。

她说,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一个接一个地解决问题,但她享受这个过程——以前做模特的时候,她只能被人选择,现在“一切都是我来control”。

如今,进驻天猫的设计师品牌达上千家。天猫开启了扶植设计师的DT(D 指designer, T既指Tmall,也指Talent 和 Tailor)创新计划,成立了专门的团队来对接设计师商圈,协助他们更好地进行店铺运营,并且帮助设计师对销售数据做出分析。

栋梁这样的买手店也走上了电商化的道路。栋梁正在打算,把天猫店铺里品类繁多的各种设计师品牌撤下一部分,只保留一种风格的,做一个新的尝试。

4

陈安琪至今还没有自己的独立店铺。

长乐路的租金,相比六年前已经翻了两倍。在这个时代,设计师总是要去承担许多不那么单纯的事情。

有记者问过陈安琪,对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陈安琪仍然选择了前者。

她有一件冲锋衣,后背刺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几个字,在网络上成了爆款。


陈安琪设计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冲锋衣 图 / 受访者供图

一开始,她以为只有明星敢穿,后来她看到了许多普通人也会把它穿到身上。“当你有这个勇气把衣服穿到身上时,有可能你说话会快一点,做人会更耿直一点;你可以特别大胆的往前多走几步,会在人群中自信的站出来;说不定你可以带起一阵不一样的风潮。我发现慢慢有更多人穿我的衣服,而这些衣服会带给别人不同的地方。”不过,陈安琪马上要迎来她自己的第一个“专属店铺”了——今年下半年,Angel chen将在天猫开张。

在天猫服饰事业群副总裁梦姑看来,这确实是一个独立设计师的好时候,因为消费者市场成长起来了。

这两年,天猫服饰通过更精确的大数据分析,有了新发现:一群“金字塔里面最顶尖的用户”——这些人的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在网上搜索的都是设计师品牌,甚至可能搜索一些环保词,他们关注一些新闻,对社会有非常强的责任感。

这些品牌的拥护者,消费盒马鲜生的比率更高,去买进口生鲜比率更高,出行以休闲度假为主。他们,很大概率上就是独立设计师的客户基础。

除了流量上的扶持和精准投放,天猫还在秀场上把中国独立设计师推向一个更广阔的市场。

麦肯锡发布的《2017年度全球时尚业态报告》指出全球时尚界正变得“不确定、充满变化、富有挑战”,而中国的消费市场展现出一片蓝海。“纽约时装周天猫中国日(China Day)”应运而生。

2018年春节前,独立设计师陈鹏和陈冠希的潮牌clot、李宁、太平鸟一起,在纽约时装周上完成了“天猫中国日”的走秀。

作为被自己的老师称为“未来能担任香奈儿设计师”的设计界新秀,陈鹏才华横溢,以设计造型独特的羽绒服而著名。特别是在娱乐明星Lady Gaga 自掏腰包买了陈鹏的羽绒服,连发3条 instagram 之后,陈鹏在国际市场的名声鹊起。有趣的是,在“天猫中国日”带陈鹏和他的羽绒服去了纽约时装周走秀后,陈鹏开始进入了中国消费者的视野。

外国模特出场的时候,身上穿着陈鹏设计的宽松廓形的羽绒服,引人注目的是头上的定制帽,高帽身再加上明显的两条触角,离远就能看见他的设计。走到舞台的中央,模特将羽绒服脱下,抬头挺胸,拎着外套,缓缓走到观众面前。在场的各国时装界的专栏作家、买手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拍下这一幕。


陈鹏设计的羽绒服 图 / 受访者提供

除了推进设计师品牌走向国际市场,天猫还在试图改写时装行业的生态。2017年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上,陈安琪的Angel Chen、黄悄然的BABYGHOST和南朗的The Flocks等许多个设计师品牌与娇兰和New Balance等多个国际一线品牌一同出现在现场,线上的观众可以参与时长4小时的即看即买。

盛典那一天,Tasha在台下激动不已。从前,设计师主要依靠时装周上一年两季的订货来生存,而如今,这种模式正在被改写。

但挑战更大。

栋梁这样的买手店,本身的平台作用、资本作用正在渐渐削弱,在电商的环境里,它也要变成一个参与全行业竞争的店铺了。

未来,它会在中国设计之外,尝试做引入国外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店铺。路还很长,但独立设计在中国,终于不再曲高和寡。

忙完这一季的设计,陈安琪打算放空自己。

她希望精神放松下来之后,那些奇异的梦能再次出现在每一个夜晚——无论商业的路上能走多远,那些关于美和赤子之心的奇思妙想,是她和Angel chen的初心。

现在,她最担心的,是日益繁忙的工作,让她越来越少梦到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了。

但她可能还得担心点儿别的。

开了天猫旗舰店后,Angel chen将会拥抱天猫的5.5亿的月活用户。过去几年,这种曝光的速度和范围可能是这个年轻的设计师品牌还窝在线下买手店时从未尝过的甜头。但另一方面,天猫上的竞争日益激烈。和Angel chen成长背景相似的独立设计师品牌都在天猫上忙乎着。

为了配合长达20天的天猫618,5月23日,和陈安琪同进同出上海时装周郭一然天的品牌YIRANTIAN天猫旗舰店开业。吕燕的COMME MOI 刚联合了天猫做了会员店活动,为此,吕燕专门提供了 20 款明星复刻款。

6月1日,有着“印花女王”之称的刘清扬也带着她的CHICTOPIA到天猫开店了。她还专门开发了一个天猫系列上线。

那么,陈安琪和她的Angel chen会准备什么杀手锏?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郭小新_Cyndi 2018-06-07 回复
至今也看不懂设计师的审美,但是这种创新大胆的思维还是值得学习的
猪猪爱吃糖 2018-06-07 回复
陈冠希这样的人做CLOT做了十几年才做起来,万不可急功近利,需要时间,祝好。
神奇的秀秀 2018-06-07 回复
感觉穿衣服其实是在穿人格吧,一定程度上能帮忙表达自我
糖果果果嘉 2018-06-07 回复
加油健身。让身型更配得上中国设计。
Jalice111 2018-06-07 回复
每一个创业者都是一盏聚光灯。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