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5日 13°C-26°C
澳元 : 人民币=4.94
墨尔本
11.11xia

澳洲总理位置岌岌可危,“超级权力者”欲用“移民牌”取得先机

2018-04-17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作者:Cynthia Gao 高晨曦

澳财网主编

cynthia.g@aocai.com.au

据《澳洲人报》及澳洲广播公司报道,在更严格的移民审查规定下,澳洲今年的永居移民计划配额有望降至2010年之前的水平。

内政部长杜敦(Peter Dutton)曾提议削减20,000名新移民,该提案在内阁部长中间引发争议,最终被驳回。而这次政府计划削减的移民人数,预计将超过杜敦之前提议的20,000人。

依照当前趋势而行,2017-18年度永久新移民接收量料将减至160,000-170,000人,这将降回到前工党政府上调移民配额(190,000个)之前的水平。

此外,目前在澳工作、生活的10,000名新西兰人将受惠于新政,抢占部分独立技术移民配额。分析指,这将大大改变澳洲移民结构,这意味着目前在澳工作的新西兰人将取代大部分居住在海外的亚洲高技能人士。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近日已悄悄使经济困难的移民家庭更难实现家庭团聚。

据悉,澳大利亚签证经济担保项目的保证金近日已发生重大改革。为使新移民脱离福利,联邦政府正通过新项目确保其家庭拥有足够的资金扶持他们赴澳的最初几年花销。

上个月底,联邦政府修改了担保人的收入要求。在多数案例中,新家庭移民的担保人收入将是此前要求的两倍。例如,如果一对夫妇在澳大利亚希望成为其父母的经济支持者,他们合起来的收入需要达到115475元(澳元,下同),而非原来的45185元;若父母签证担保人是单身,其年收入需达到86606元,而不是先前的45184.40元。

这些改革将极大提高家庭签证类别下新移民的“安全金”数额,通常是银行保证金,改革将从2019年4月开始实施。

种种迹象都显示,澳洲已经不再对移民敞开“怀抱”,而是转为更加审慎的态度。

那么,移民究竟为澳洲带来了财富,还是负担?近日由内政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一份报道也许可以说明问题。

这份报告的结论是:技术移民的到来有助于澳洲经济发展,而非依附于福利系统或抢走了本地人的工作。

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削减移民与否已经成了政客们博弈的“棋子”之一。

导读

一、现有移民政策对澳大利亚实现GDP增长“至关重要”

二、政客轮番表示应“削减移民”,究竟为何?

三、澳洲现任总理位置岌岌可危,谁将是继任者?

四、澳洲真的将要迎来杜顿(Peter Dutton)时代?

五、结语

一. 现有移民政策对澳大利亚实现GDP增长“至关重要”

由澳大利亚联邦财政部和内政部(Home Affairs Department)进行的移民政策分析结果显示,维持现有移民速度有望每年给澳大利亚税收收入增加数十亿澳元,继而对澳大利亚GDP的贡献率达到1%。

同时,参与分析的研究人员也表示,伴随人口的快速增长,现有基础设施、住房、环境、交通拥堵和垃圾处理部门所面临的压力也会相应增加。因此,如果澳大利亚希望充分享受移民增长所带来的“红利”,则需要通过创新方法和举措对上述问题加以解决。

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内部有关移民政策并不统一。一方面,以澳大利亚前总理Tony Abbott为首包括内政部长Peter Dutton在内的部分人士坚持削减移民政策。另一方面,以澳财长Scott Morrison为代表的人士则坚持维护现有移民政策不变,即每年19万人的上限。

为了解移民对澳大利亚财政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和内政部研究人员以2014/15年移民为基础,量化了各类签证系统下移民在预期寿命内对澳大利亚财政的影响,进而提供一个更为直观的解读。

如下图所示,仅2014/15年移民在预期寿命内就可以为澳大利亚贡献97亿澳元的税收收入。

整体而言,澳大利亚现有移民政策主要偏向于技术性人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20年至2050年期间,现有移民政策给澳大利亚GDP的年均贡献率介于0.5%-1%,进而对冲人口老龄化给澳大利亚经济所造成的不利影响。

同样,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的研究发现,相比无海外移民,保持现有移民速度到2060年有望推动人均GDP增长7%,即年均0.15%。

上述研究报告无一例外表明,移民可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积极的影响。移民往往和土澳人同样纳税,甚至更多;但是他们消耗的政府服务资源则相对较少。尤其是自1996年移民新政实行以来的技术移民。

据统计,1996年以后移民澳大利亚的人群平均收入要明显高于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居民。资料显示,42%的技术移民周薪超过1250澳元,占收入最高人群的比例为30%。相比之下,出生在澳大利亚的人群中这一比例仅为20%。

研究结果表明,伴随婴儿潮一代的退休,移民对支撑劳动力参与率至关重要。报告中指出:“在没有移民而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劳动力参与率相对2000年水平下降2.1%。”进一步的研究表明,2006年至2011年间,移民对劳动生产力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0.17%。

澳大利亚财长莫里斯表示:“财政部联合内政部进行的研究分析结果为支持现有移民政策提供了依据。除证实了现有移民计划的经济价值外,报告从侧面也佐证了政府关注规划和人口增长管理的所付出的努力。”

特别是,政府对公共基础设施的投资创下历史新高。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符合人口增长需求将继续成为政府工作的一个重心。

二. 政客轮番表示应“削减移民”,究竟为何?

上文报告中已经明确说明,除非保持目前的移民数量,否则澳洲经济增长率将因此而大幅下降。

那澳洲的政客们为什么却纷纷支持“削减移民”的论调呢?

其实不难发现,在澳洲,削减移民的动机很大程度上都与争取选票有关。政客们往往会以经济稳定或环境保护为借口而剑走偏锋。

政客们今年呼吁削减移民的热潮很可能就是源于2017年10月的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74%受访选民认为澳洲的人已经足够多了,而且绝大部分人认为:人口增长就是医疗、道路、住房和找工压力大幅增加的罪魁祸首。

大部分受访选民也越来越担心种族多样性带来的后果,48%的人支持部分禁止穆斯林移民澳洲。

详细结果报告如下:

1、现在澳洲的移民数量应该减少还是增加?

29.4%的人觉得现在的数量就合适,20.9%的认为应该减少一点,32.6%的人支持大幅减少,因此支持减少移民的共计占53.5%。

不过,也有6.2%的人认为应该增加很多移民,10.9%觉得可以再加一点,支持一方共计17.1%。

支持移民增加的最多是专业人士,认为保持的人中有39.7%从未有一份有酬工作,不欢迎移民的人中则有72.4%都是机械操作员和司机这类容易被替代的职业。

在对穆斯林的态度中,有学历者普遍站在支持的立场,没学历者则站在反对的立场,态度差异明显。

同样的,在对移民数量这个问题上,有学历者支持的比例高出约10%,超过半数无学历者都认为要减少移民。

2、你支持还是反对部分禁止穆斯林移民到澳洲?

对于这个敏感的问题,48%的受访者都不太欢迎穆斯林移民,28.5%毫不犹豫强烈反对,再加上27%持中立态度,实际上支持穆斯林移民的比例只有25%。

3、澳洲正在面临失去自身文化和身份的危险?

23.3%的人非常同意,31.8%的人表示同意,共计55.1%持同意态度。

4、近年来澳洲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有时让你觉得自己不是在澳洲?

总体来讲,超过半数,51.9%的受访者觉得现在的澳洲越来越不像自己原来熟悉的那个国家了,一国党支持者的数据更是高达85%!

另外一面,40%的绿党支持者认为澳洲还是那个包容多元化的澳洲,可是总体上只有21.1%的人持相同态度。

5、你认为人口增加会给哪些方面带来多大程度的压力?

首先,无论是哪个方面,认为带来很大压力的都占多数;其次,住房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71.2%的受访者认为给住房带来巨大压力,有68.7%的人也非常担心医疗的问题。

结论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支持减少移民。

而政客为了在未来的大选中获得民意支持,“顺应民意”可以说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三. 澳洲现任总理位置岌岌可危,谁将是继任者?

众所周知,澳洲现任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当年采用了连续30 个Newspoll失败作为指标挑战了前总理Tony Abbott的党领导权。

而现在同样的噩梦很可能发生在特恩布尔的身上。

近日,特恩布尔政府毫无意外地在第30次Newspoll民意调查中输给工党。虽然特恩布尔政府已经连续30次在民意调查中失利,但前总理艾伯特“大度”表示不会借机争夺党内领导权。

据悉,澳洲人报最近的Newspoll民意调查中,特恩布尔执掌下的联盟党政府在两党偏向票中,以48%比52%的支持率输给了工党。这是政府连续在564天的民调中失利。在首选票上,工党支持率上升两个百分点,达39%,联盟党仅上升了一个百分点,至38%。

在距离联邦大选只有大约12个月之际,政府在民调方面仍然没有什么起色。上月底的Newspoll民调中,联盟党和工党在两党偏向票上的支持率是47%比53%。

在这样的政局背景之下,不论是在政坛上,还是媒体头条上,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联邦内政部长杜顿(Peter Dutton)。

据悉,去年澳人过半支持削减移民的民调结果一出,内政部长杜顿(Peter Dutton)就提议了削减每年的移民数量,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和财政部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此表示反对,但杜顿得到了副总理Barnaby Joyce的支持

而现如今,在谭保连输了30次民调后,前副总理Joyce对领导层发出警告,称如果谭保在圣诞节之前在投票中落后,他应该“光荣”辞去总理一职。

紧接着,杜顿就表示了对总理一职的“野心”。

杜顿在采访中表示:“人们最好诚实地表达自己的抱负,联邦议会有149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另外148人,如果他们足够诚实的话,都会告诉你,如果机会来了,他们也会感兴趣。”

但媒体在问及竞选总理一职时,Dutton否认推动了反对谭保领导权的相关事宜,并承诺他即使承认了他的野心,也会忠于总理。“对我而言,就像我说的,忠诚是很重要的,我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我会在内政部努力工作,在那里取得成功,但如果有一天机会来了,那将是一项莫大的荣耀。”

四. 澳洲真的将要迎来杜顿(Peter Dutton)时代?

早在2016年联邦竞选中,时任移民部长杜顿(Peter Dutton)就因为反对移民的发言招致麻烦。

当时杜顿公开表示表示,太多“不识字、不识数”的难民涌入,将抢走澳洲人的工作。

他说:“一些难民连自己的语言文字都不认识,不识数,更别说英语了。而毫无疑问的是,这些人将抢走澳洲人的工作。而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将会绝望地排在失业的长队中。”

不久后,随着特恩布尔政府成。2017年7月18日,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宣布对国家安全事务和情报部署进行改革,当晚还宣布将组建内政事务综合部门及内政事务部,作为改革的一部分。

内政事务综合部门将涵盖现有的警察、情报、海关、移民等部门,负责统筹国内反恐及其他安保事务,制定战略规划,协调相关部门之间的工作,以应对日益复杂的反恐形势。

据介绍,有四个机构划归内政综合部门管理:

• 澳洲边境执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 ABF)

• 澳洲犯罪情报委员会(Australian Criminal Intelligence Commission, ACIC)

• 澳洲联邦警察局(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 AFP)

• 澳洲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Australian Transaction Reports and Analysis Centre, AUSTRAC)

澳洲安全情报局(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或将于2018年初并入内政综合部门,这取决于能否通过立法。

此外,内政事务综合部门还包括内政事务部。内政事务部不仅涵盖了移民与边境保护局(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职能,还赋予以下新职能:

• 国土安全及法律政策

• 应急管理(包括危机管理、灾后重建等)

• 反恐政策及合作

• 网络安全政策及合作

• 反外国干预

• 重大基础设施保障

• 多元文化事务

• 反暴力极端主义计划

• 交通安全

这个“超级”部门的掌权人就是此前担任移民部长的杜顿(Peter Dutton)。

据悉,政府新设的内政部架构庞大、开销巨大,至今已经耗费纳税人约200万澳元。

据悉,目前内政部的职员约有1.4万名,但在杜顿监管之下的员工总数约高达2.3万人。

政府也因为新设架构庞大的内政部而遭到批评,还有人认为新设内政部是“权力的危险集中”。

而任职澳大利亚内政事务部长、大权在握的杜顿随后宣布政府有意大幅调整签证类别,计划将目前99个签证削减至10个,将会成为超过20年来最大规模的单项移民改革。政府目前仍在等待内政事务部提交意见。

另外,杜顿也辅助特恩布尔筹备政府废除“457”签证、收紧入籍测试等等政策。

今年2月,墨尔本街头更是出现数百名游行抗议人员, 控诉当局“对非裔群体的强烈种族歧视”。抗议民众手举着写有“杜顿下台”、“立即停止种族歧视主义”等字样的标牌,在警方的护送下行进。

近日,内政部长杜顿更是公开证实,今年的移民数字将会减少。按照目前的发展预测,2017 – 18财年的年度移民接纳人数预计将下降至16万至17万人,这将使得最终的全年移民接纳人数降至接近2010年以前的吸纳量。

杜顿表示:目前政府正在更详细地研究人们正在提交的移民申请,看他们是否来这里工作,是否带着钱来,来创办企业,雇用澳大利亚人。

近日,更是有传出: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否认与内政事务部杜顿(Peter Dutton)密谋扳倒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

据澳联社报道,最近一周,澳洲接纳移民的数量再次引发争议,而艾伯特与杜敦的关系目前受到质疑。

艾伯特上周日向2GB电台表示:“我欣赏(杜顿)这个人,也尊重他作为政客。我想,我们很自然会倾向于有类似的想法。杜敦推动减少接纳移民,这不会让我吃惊。”

被问及两人之间是否有秘密会谈、商量计策,艾伯特说:“这一行不是这么搞的。彼得(即杜顿)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他绝对不会想要跟同僚坐下来搞阴谋。”

政治局面瞬息万变,我们无法获知准确的结果。但可以确定的事:如果杜顿上台,那削减移民的趋势一定会更为明显。

结语

对于澳大利亚这样一个主要建立在新进移民基础上的国家而言,移民无疑是一个持续讨论的话题。

70年前,对任何 “外来事物”的极端不信任和排斥从来都是澳大利亚社会结构的一部分。在过去较长的时间里,澳大利亚奉行的政治体系为“白澳政策”。

然后,随着战后移民热潮的涌现,欧洲难民纷纷逃离饱受战争蹂躏的家园、寻求更美好的生活。

这些移民的到来永久地改变了澳大利亚。当然这种改变绝大部分是让澳大利亚变得更好。例如20世纪90年代大量亚洲移民的涌入。

尽管澳大利亚历届领导人一再表示澳洲对文化多样性持包容的态度。但是澳大利亚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对外不信任从未真正消除。

人们存在固有的偏好。在移民水平方面,无论是关于亚洲大陆的环境敏感性还是对经济的影响,都不可能有绝对明智的辩论。

移民的涌入、人口的高速增长会加剧基础设施、住房和交通拥堵的压力。但与此同时,移民和人口增长也确实给澳大利亚带来了红利。

澳大利亚政府应积极在其中寻求解决之道,而不是以政治纷争中的“一己之利”决定澳大利亚的未来。

关键词: 总理移民权力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Patrick 2018-04-18 回复
民望这么低还不下台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