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7日 7°C-13°C
澳元 : 人民币=4.96
墨尔本
bmwf

你好,我是支持一男一女婚姻的美国妈妈

2018-04-17 来源: 澳洲妈咪育儿经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我叫凯蒂·福斯特。我住在西雅图、有我爱着的同性恋家人和朋友,并且…我支持传统的、仅限于一男一女的婚姻。

我知道你可能已经听说过:反对同性婚姻的人都是狭隘的人、或偏执狂,或甚至害怕同性恋——恐同者。也许你认为西方的每个人都支持同性恋婚姻,而那些不支持的,不过是因为他们无法面对社会的进步。但这都是错的。请听我说说为什么。

几年前,我们家招待了一位名叫周鑫(化名)的中国交换生。有一天下午,当我开车送他上学时,我问周鑫是否在西安老家有女朋友。他对我说:“不。我不喜欢女孩,我喜欢男孩。因为我是同性恋。”

那天晚上,当晚餐后我们一起收拾碗筷时,他跟我更多地分享了他的生活经历和对未来的理想。我们很喜欢周鑫跟我们一家人度过的日子。即使他后来回中国去了,我们仍然保持联系。

当看到中国关于同性恋婚姻的争论时,我就想起了这个聪明的年轻人。但这并不是由于你可能会想到的原因。

在你参与到逐渐席卷全球的同性婚姻辩论之前,我想首先挑战你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政府对婚姻的兴趣是什么?”

如果你的答案是政府对婚姻的职能应该是:将你对某人的浪漫情感进行正名,那么同性婚姻应该没有问题。或多配偶的婚姻。或乱伦婚姻。因为如果我们的婚姻基础只是“爱就是爱”而无关其他,那么任何人(包括政府)都不应该对婚姻的定义进行任何限制。

但事实是,政府对婚姻的兴趣不在于“堕入爱河”。政府对婚姻的兴趣是儿童。为什么?因为异性恋性行为会产生婴儿。当涉及到婚姻、家庭时,这些婴儿拥有权利、需要和渴望。这些权利、需要和渴望只能在一对成年人的关系中找到——即他们已婚的母亲和父亲。


Katy Faust和她的丈夫

首先,儿童享有权利。

正如1992年中国投票赞成通过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述,儿童有权被母亲和父亲共同认识和爱护。当这些权利被剥夺时,这是对儿童的不公正行为,增加了他们在成长中的挣扎。

在美国,没有父亲陪伴长大的孩子:自杀的可能性高5倍,离家出走的可能性高32倍,被诊断为行为障碍的可能性高出20倍,辍学的可能性高出9倍,而成为强奸犯的可能性高出14倍。在我们的个人生活和我们的法律中保护这些基本的儿童权利对我们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其次,孩子们有需要。

因为男人和女人有着美妙的不同,孩子们既需要父亲,也需要母亲。正如一位育儿专家所写:

“父亲倾向于和孩子一起玩,而母亲则倾向于照顾孩子。父亲鼓励竞争;母亲鼓励公平。父亲鼓励独立,而母亲鼓励安全。父亲的谈话往往更简短,直接和具有指导性。母亲则往往更具描述性,个人化和鼓励性。爸爸往往会立足于外在世界来看他们的孩子,而母亲则倾向于立足于孩子来看外在的世界。“

儿童在每个发展阶段都需要父母双方。

第三,孩子们有渴望。

孩子渴望被生下他的两个人所爱。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可以与你分享很多在有爱的同性家庭长大、但仍然渴望认识失踪父母的孩子的故事。

但我真的不需要。你只需要想想你自己的童年。如果你与你的父母亲有亲密的关系,那么让我问你,你的父母在你的生活中是否可选?答案显然不是。你需要并希望拥有他们两个。

现在,如果你只在农历新年看到你的父母,因为你来自农村,而你的父母离开家去了上海工作;或者你是越来越多的父母离异的中国孩子之一;或者你有一个离弃了你的父亲或一个感情疏远的母亲,让我问你...你喜欢这样吗?你会鼓励其他人这样吗?

还是你希望情况有所不同,在长大过程中每天都得到父母的养育和关爱?如果你希望事情有所不同,那么恭喜。你是一个典型的孩子,想要所有孩子都想要的东西——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爱他们、并彼此相爱。

这一切与同性婚姻有什么关系?

许多人不明白的是,婚姻和父母身份的法律是紧密相连的。在看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婚姻平等”的影响之后,我可以有把握地告诉你,当你重新定义婚姻时,你也会重新定义父母的身份。一旦丈夫和妻子成为婚姻的非必选项,母亲和父亲就会成为家长的非必选项。

在美国,不再有任何政府机构承认儿童对其母亲和父亲的拥有权。没有哪个政府机构说儿童“应该”由他们的父母抚养,因为这样做构成了歧视。如果你有关注台湾的同性婚姻辩论,你会明白我的意思。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建议还包括在家庭法中删除对“母亲”和“父亲”的所有提及。

自古以来一直有被战争或饥荒等情况,夺走了父母的孩子。历经千秋,社会正确地将这种损失视为悲剧。孔子亲自理解父母的丧失,并说“失父或失双亲”是“人生最大的悲剧”之一。

但由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引起的育儿法的变化,却让我们并不再承认母亲和父亲的丧失是悲剧性的,而是成人公民权利的新表现。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我们在法律上说:没有父亲或母亲是“好”的。我们的法律是关于儿童想要什么和需要什么的谎言。这是一种不公正。

所以这次辩论,并非真正关乎我们的同性恋朋友是否应该得到我们的所有爱和友谊。这场辩论不是为了对付偏执狂,因为一个政府鼓励和促进一种能够保护儿童权利、需求和渴望的成人关系并不可恶。如果这场辩论真的是仅仅关于LGBT“结婚的权利”,那么其结果为什么会导致儿童失去他们“拥有母亲和父亲的权利”?

如果这就是“成人权利”对决“儿童权利”,那么我每一次都会选择与孩子们站在一起。每、一、次。

我是传统婚姻的支持者,因为我爱周鑫。他的父亲在他上幼儿园时就离开了他。他有时连睡觉都会把他妈妈的手机放在枕边,希望看到他父亲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直到现在,他还在说爸爸“也许今年会”在他生日时来看他。

我是一个传统婚姻的支持者,因为我认为所有的孩子,包括长大成为同性恋的孩子,都应该每天拥有他们的母亲和父亲的爱。我认为法律不应该说周鑫的父亲在他的人生中是可选的。因为周鑫当然不认为他是。

凯蒂·福斯特是由两位同性恋女性抚养长大的,下面视频讲述了她的故事:

关键词: 同性恋婚姻美国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