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5日 3°C-13°C
澳元 : 人民币=4.98
墨尔本

悲剧!15岁女儿因补课与父争执 连刺父亲8刀致其身亡(图)

2018-03-28 来源: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14条

负责任的父亲,争气的女儿,当地人眼里最好的家庭,却引发出杀父的伦理悲剧。 

3月18日那天下午,致使女儿对父亲拿起刀的导火索,是因为补课而引起的一场争吵。

文 | 易方兴

编辑  | 楚明

44岁的罗春光在身中8刀之后,家人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打120急救电话。

母亲让他赶紧去医院,罗春光答应了。背部在流血。他打开家门,没走几步,就栽倒在门前的楼梯上。之后,他被急救车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用刀杀他的人,是他平时称呼为“宝宝”的人——未满15岁的女儿罗依。

死者是湖南邵阳下辖洞口县小有名气的中学老师,而女儿罗依是当地最优秀高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这场杀父悲剧让邻居和熟悉这家子的人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事发前1个月,邻居看到过罗家一家三口手牵手出门散步。在同事眼里,罗春光很爱女儿罗依,并引以为傲。一家人住在180平米四室两厅的房子里。今年家里还添了二胎,是个男孩儿,刚出生40多天。

警方调查后发现,自女儿初中开始,这对父女就有矛盾,而且关系逐渐恶化,父亲长期家暴妻子和女儿。3月18日那天下午,致使女儿对父亲拿起刀的导火索,是因为补课而引起的一场争吵。

3月25日,罗春光的遗体在当地殡仪馆火化。罗依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她已被警方拘留。

1

3月18日这天是周末,湖南邵阳市洞口县降了温,最低气温到10度以下,人们又穿起了羽绒服。

无论是不是周末,或是天气是不是降温,洞口一中的大部分学生都会照常补课,尤其是罗依这样的尖子生。

两个月后,罗依就要过15岁生日。这个高中生身高1米4左右,显得有些瘦弱而娇小。父亲罗春光浓眉大眼,身材微胖,总戴着一副半框眼镜,理着一个寸头,不说话时嘴角向下,给人严厉的印象。

罗依跟朋友刘芳说过,她的生日愿望是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一天。

补课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寒假补课,暑假补课,周末也补课。补课的时候,作息跟上学没太大区别,晚上还要上晚自习。

罗依上的是当地县城最好的高中——洞口县第一中学。她是尖子生里的尖子生。按照惯例,洞口一中每年会从1000多名录取学生中,抽出100多人组成几个重点班,再从重点班之中抽出成绩最好的30多人,组成“火箭班”,又名“博雅班”。这个班的学生就是高考冲击清华北大等名校的顶尖力量。

罗依就读的洞口一中 图 / 易方兴

罗依正是顶尖力量中的一员,但父亲对她的成绩仍然不满意。住在一个小区的朋友刘伟说,罗春光既是罗依的父亲,也是“老师”。从初中开始,他就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女儿,“肯定是希望女儿考上清华北大的,而要考上清华北大,仅仅进火箭班是不够的,要考到班上前5名,才能说把握比较大”。

刘伟很少看到罗春光对女儿罗依笑。罗春光还告诉他,只要女儿稍微退步一点,就会打骂她。

他记得,罗春光第一次跟他抱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说“孩子如果不好好念书,一辈子就出不了这个县城,所以不听话必须要打,他说他自己也是这么从小被打到大的”。他当时觉得罗春光说得没错,还随口附和了几句。

在身边一些人看来,罗春光是个负责任的父亲。他对自己也要求高,当年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通过教师招聘考试,被录取为初中数学老师。他曾跟人说,自己这么努力工作,也是为了女儿的未来。

他给外人的印象是很爱女儿和妻子。他称妻子为“大宝”,叫女儿罗依为“小宝”,就连在学校上班时,也这么称呼她们。

他早已着手准备为女儿未来的生活打下物质基础。他跟同事在聊天时说起,“现在房价涨得这么快,这几年要努力挣钱了,好给小宝在长沙买一套房子”。

对当地人来说,搬到房子均价万元的长沙去生活,算是“有出息、有能力”的体现。洞口县房价只在2000元左右。

罗春光正是如此行动的。他办了个补习班,每周组织10多个学生来自己家补数学。一个熟悉他的邻居算了一笔账, “每周给十几个学生补课,每人每个月收几百块补课费的话,一个月就是好几千,再加上自己的工资,过万是肯定的,这在我们这个小县城已经相当不错了”。

负责任的父亲,学习争气的女儿。身边的朋友和同事说起罗家人来,都羡慕不已。

2

外人不知道的是,争气的女儿一直在反抗父亲。但她的反抗很隐秘,显露出来的细节不多。

在学校,罗依没有给同学留下过“极端”的印象。一名同班同学说,罗依人缘很好,跟谁都聊得来,“有说有笑的,几乎没有见她在班上发过脾气”。

如今,旁人回想起来的,只有少数异样的痕迹。跟罗春光下过棋的老刘,有一次看到罗春光卷起袖子,胳膊露出被抓破的血痕,“当时他说,是女儿跟他打架的时候抓的”。

偶然间,罗春光跟刘伟抱怨女儿玩手机,“不光打耳光,还用脚踹”。刘伟觉得“太过了”,劝他看开一点,女儿已经很优秀了,没必要逼这么狠,“但他听不进去”。

刘伟的儿子曾在罗春光家补过课,“补了5天课,孩子就受不了压力跑回来了。”刘伟说,“可能是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偏下,无法适应罗老师上课的节奏吧。每次都是做完一张试卷,简单表扬一下,然后马上再拿出一张,而且罗老师会比较严格,逼着他们做题。”

补课那几天,刘伟的儿子几乎天天看到罗春光吼罗依,“每天都让她罚站,一站就是半个小时以上”。

罗春光给学生的印象是很严厉,但并不凶狠。他的一个学生说,“罚过站,但没有体罚”。

这个口碑不错的老师曾在《科教新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文中称“要培养和谐的师生关系,多鼓励学生”。

罗春光工作的学校,他是学校的数学一级教师 图 / 易方兴

跟他一起下棋的邻居老刘说,大部分时候,罗春光看起来是和善的,“见到我们也笑着打招呼”。

或许有过一些端倪。“洞口对学习抓得很严,学生学习退步,老师都会打电话通知家长。每到这个时候罗春光就要对女儿发脾气,跟我下棋的时候也发脾气,每次都面红耳赤的,嗓门也大。”老刘说。

罗依跟刘芳说过,父亲会打她耳光,有时急了还会一脚把她踹倒在地。

事后,警方调查结果也证实,罗春光曾多次家暴妻子和女儿。“其亲人说,罗春光对于妻子和女儿,动辄拳脚相加,导致父女关系越来越紧张。”

2018年春节前几天,罗春光觉得罗依的学习没有达到他的要求,打骂之余,扯住罗依的头发往沙发上撞。春节过后,正月初十,这个父亲再次将这个动作施加于女儿。

罗依对警方说,这是父亲最常殴打她的方式。

罗依通常的反抗方式是逃走。过年前后遭受两顿暴力后,她离家出走过3天。但抗争的结局,是受到更加严厉的责罚。

3

3月18日下午,隔壁邻居听到了罗家激烈的吵架声。

那个周日,罗春光坚持要女儿去补课。罗依对警方的供述是,她的母亲站出来,觉得罗春光对女儿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并再次引发了夫妻之间的争吵。她看到父母在对骂后,跑进主卧室,关上门继续厮打。

像往常一样,暴力来临时,罗依跑到自己的房间躲了起来。

她听到父母卧室的动静,又和奶奶一起跑进去。她先是想拿凳子去帮母亲,但又一想,“父亲身材那么大可能制服不了,一眼瞅见客厅隔断上有把水果刀,就把刀揣进口袋里”。

这时,罗依正好看到,她母亲挣脱了父亲的手,打开主卧室门想跑出来,却又被罗春光拉回房间。

在对警方的供述中,罗依承认,矛盾正是从这一刻被激化到了顶端。她冲进卧室,试图保护母亲,拿出水果刀敲击父亲罗春光的头部。她说,水果刀本来是连着鞘子的,敲了几下后鞘子脱落。于是她便拿刀连续戳向父亲背部。

罗春光放开妻子回过身来夺刀,手一扫将罗依扫到了床上。此时吓坏了的罗依,仍持刀对着父亲乱舞。

在这个过程中,罗春光已经身中7刀,但都不是致命伤。直到混乱中,罗春光站立不稳,一下扑倒在罗依身上。刀尖正好插进了罗春光心脏部位,成为致命的一刀。

这一刻是下午17时48分左右。

随后,身中8刀的罗春光摔倒在门口的楼梯上。罗依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赶来时,一切已经迟了。

在刘伟记忆中,罗依一直是一个心肠好且遇事镇定的小女孩,“有一次我买菜回来,她还主动帮我提过袋子”。事发后,他看到的罗依完全是另一副样子,“被警察带下来的时候,脸色惨白,身体一直抖个不停”。

4

罗春光的遗体在头七当天火化。亲朋和生前的部分同事,去殡仪馆给他送行,一些老师在现场落泪。

小区里,恐慌的气氛还没有散去。在罗春光一家所在的楼栋里,家家户户都请来道士,杀鸡,用鸡血画符,撒下米粒,驱赶“邪气”。对当地居民来说,60岁以下的非正常死亡,是一种“不吉利”的象征。

一个多星期里,过去经常聚在楼下聊天的居民也少了很多。谈论起此事,人们的声音会低八度,仿佛在躲避着什么。

有些东西是无法躲避的,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发生改变。比如当地人依靠高考来改变自身命运的热情,以及常年占用假期的补课。

多名曾在洞口一中就读的学生证实,尽管湖南省相关部门三令五申禁止补课,但他们“仍然无法逃避补课”。其中一名学生还出具了补课的收据,费用为1960元。

洞口一中的教室,罗依曾在这个教室里学习 图 / 易方兴

此时,洞口一中校方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罗依的校外补课并不是学校组织的,“应该是家长自己要求,而且我们学校本身也严禁教师参加和组织学生补课”。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与死者无关。罗春光的家门口,摆放着几双歪倒的鞋。门口的鞋架上,女儿的鞋子最多,一共有8双。

门梁的对联已经泛黄,还歪下来一角。

横批写着:喜气盈门。

关键词: 杀父补课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4)
helloyaa 2018-03-28 回复
人间悲剧,事情很无奈,然后心疼罗依,还是个好孩子,结局也非本愿,怕是要留下永远的心理阴影了
English小苦逼 2018-03-29 回复
她做了我曾经无数次想做的事情,我知道身在这样的家庭,面对长期实施家暴的父亲有多么痛苦。可是,少女的十五岁,在这个春天,七零八落。
Ian暘暘 2018-03-29 回复
子女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父母生活的附属品。
Sarah 2018-03-29 回复
教育不平等是罪魁祸首!如果在北京上海,还用这么拼吗?这个父亲和女儿还有这么大压力吗?中国的政府啊,没法说...
胖丫小蘑菇 2018-03-29 回复
感觉教师家庭出身的孩子有两个极端,要么极其优秀按照父母的期望完成学业,要么极其叛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